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一百零四章)  

2012-05-29 18:5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惊,心动
  耐梅自那夜梦见姐姐变成骷髅,内心一直恍惚不安,始终觉得有片阴影挥之不去,心里也更思念姐姐了。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实在是没有勇气出现在姐姐的面前。也只能暗暗祈祷姐姐一切安好、健康无事了。
  最近刚找到一份新工作,她也必须认真努力地去工作,上班时间无暇想别的。工作是雪莹帮着给找的,雪莹的‘相好’就是电子厂的副厂长。
  耐梅希望雪莹能与自己一起去工厂上班,也好有个伴儿,但雪莹不肯,雪莹说自己受不了那份苦,工作劳累,薪水又少,上下班还有时间限制,很受约束。再说,车间里的男工都是些穷酸,一点油水都捞不到,调情逗笑的功夫用到他们身上真的种浪费。她离不开男人,喜欢与各种各样的男人周旋,以她自己的话说,她天生就是这类人。骨子里的风情万种,没办法的事。上帝塑造女人的时候,是做了正负两面的,一面是女神,一面是女妖,一面是淑女,一面是荡妇,而上帝做她的时候,却偷工减料了,所以只做了负面的,因此她就只能做个婊子。
  她并不觉得‘婊子’这个词有什么不好,反倒认为这样的女人才更纯粹,女神和淑女是做给男人之外的其他人看的,而女巫与荡妇,是直接做给地男人看的,不虚伪、不做作!点重要害、直捣黄龙——
  这几年,她也确实在男人身上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如果说耐梅的堕落是属于万念俱灰后地自暴自弃,而雪莹的堕落则完全是一种旗帜鲜明地利欲熏心。没有人伤过她,也没有把她逼迫到这个地步,是她自己觉得这样的道路更能发挥她做女人的优势,“女人”这个性别,是她能够轻而易举获得衣食富足的最大优势。
  耐梅穿起了工厂里发的蓝色工作服,正式成为这家电子厂的员工。一切都很新鲜,,厂里的男女职工都穿一样的工作服,整齐而有集体感,耐梅深为自己也能成为其中地一员而感到欣慰荣幸。
  起初,车间主任跟她说的是每天工作八小时,偶尔会加班。后来耐梅发现,不是偶尔加班,而是经常加班,而且还没有加班费。车间里有两个比她早进厂三个月的‘老职工’,曾经带头找厂领导理论过:“厂长,让我们加班为什么不给加班费?如果真是偶尔加班也无所谓了,实际上,我们日常的工作时间根本就不是合同上所写的‘8小时’,而是8——11小时。原本还说每月有四天假期的,盼来盼去到头来,却往往出于各种原因不让我们休假!我们家中也是有老有小的,需要我们假期去陪一下家人,或者打扫打扫卫生,浆洗衣服。怎么能白白让我们加班却没有个合理的说法呢?”
  后来,那两个带头理论的‘老职工’就被车间主任给遣返回家了,聪明“绝顶”的车间主任在职工大会上是这样说地:“咱们企业眼下还处在创业初期阶段,你们这些员工就相当于“开厂元勋”,等将来咱们企业发展壮大了,自然不会忘记你们这些劳苦功高的“开厂元勋们”,但这个时候,正是咱们企业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最需要大家埋头苦干、艰苦奋斗的时候,也是最需要大家支持理解、不计报酬、同舟共济的时候,现在若不能与企业“共患难”,将来怎么能期望与咱们企业‘共昌盛、共繁荣!’呢?嗯?”……
  似乎有理。
  耐梅是不敢去与领导们理论争辩的,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干净的工作,要好好珍惜,加班就加班呗,不然,除了上班时间,自己还能做什么呢?没有家,没有牵挂,家里也没有什么老的小的需要她去照应。养母在老家里,只需要按时寄回钱去就可以——
  做这份工作虽然在心理上感觉干净清爽,却真的很累,每天下班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躺在床上睡觉。有时候连晚饭都不想吃,躺在床上直接就睡着了。
  睡一觉醒来,觉得饿了再弄吃的,一般这个时候都半夜了,雪莹也一般在半夜里才能回来。
  这天也是如此,雪莹一回来就呕吐,看样子喝了不少酒,耐梅赶紧拿来痰盂让她吐,又给她捶背,帮她倒漱口水——
  “念恩,你说,好端端地一个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还记得咱们酒店的厨师小王吧?在酒店里,那是跟我最投缘的一位师傅了。才33岁,昨天好好好的,今天就出了车祸”——雪莹醉醺醺地说着,表情很伤感。
  “什么?王师傅出车祸了?怎么回事呀?”耐梅很吃惊。
  “是啊,你信不信预感呢?原来我不信,现在却真信了,人在死的时候是有预感的,前几天,那个王师傅还跟我们说,最近觉得很奇怪,总是恍惚看见他去世的爷爷奶奶,晚上睡觉总觉得们后面有两个象警察一样穿黑制服地人,想抓他走……”
  “啊?难道这就是老人们说的‘活见鬼’么?”耐梅觉得毛骨悚然了。
  “不知道,反正别人说看不见,唯独他看得见,前天上午上他还对我们说,他昨晚做了个可怕的梦,梦见马路上围着一群人,大家都在议论,说出车祸了!他也赶上去观看,发现马路中央躺着一个人,血肉模糊,而且身体是悬浮在半空中的,脑浆还往下滴——他就凑上去仔细瞧,却猛然发现:那人竟然是——自己!”
  “天啊,竟有这样的事!”耐梅恐惧叫出声来。
  “当时,我们大家还都安慰他,给他圆梦说,梦是反的,梦见自己死又见血,是大吉大利的梦,可能要升官发财了!可没想到,居然是,居然是一个正梦,噩梦变成了现实!他今天来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即就死了,脑浆子都飞出来了!”说罢,雪莹继续呕吐不止——
  耐梅听到这里,头嗡地一下,她骤然想起她前些日子做的那个梦,梦见姐姐变成了骷髅!这梦预示着什么?会不会也是正梦?
  老天爷,千万别是正梦啊!我姐姐还那么年轻!在这个世界上,姐姐是我唯一惦念地亲人了!千万可不要这样啊……
  或许,我该亲自回去看一看,哪怕我只在村头打听打听姐姐的情况,问清楚姐姐现在出嫁在哪里,然后直接去她家找她——不,不能找她,不能让她看见我,我就在她家门口远远望一眼就好,只要看到姐姐的身影,确定她平安无事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