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一百零三章)  

2012-05-28 22:3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婆婆与娘家

是的,只是一场幻觉。

耐寒长长叹了口气清醒过来,苦苦地笑着:是啊,怎么会呢?妹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门口?而且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即便是老天怜悯她的思念,妹妹也不可能是这般年纪,算来也有三十岁了。怎么会依然是八九岁?

门又开了——

耐寒惊诧地再次回过头去,她以为自己又出现了幻觉,难道是妹妹去而复返么?而这次的情景却是真实的,是婆婆回来了,手里提着满满一篮子菜和水果。

耐寒终于缓过神来,忙迎过去,接下婆婆手里的菜。

“知道你今天出院,就多买了几样菜,在医院里吃,什么菜也吃不出味道,总觉得里面参杂着药味儿,即使再好吃的饭菜,在那样的环境里,也没什么胃口,今天我特意买了鱼,要吃糖醋的,还是葱油的?”婆婆笑容可掬地说。

“妈,辛苦您了,哦,明泽也去买鱼呢,他不知道您已经买了。”

“买就买了吧,回来弄好了就先把那条放在冰箱里备用,你快去躺下吧,怎么不看电视?”

“也没啥好节目,妈,我来帮你择菜。”

“你歇着,我自己来吧,我最喜欢择菜了,觉得在择菜的时候,平心静气地,心态也特别平和。呵呵,耐寒,要是你也有这感觉,那就同我一起择吧,手里拿捏点东西,觉得心里有着落,咱娘俩边说话边择菜,好不?”

“好。其实,我也有这感觉,尤其是在假期那段时间无聊的时候,好像时间多的用不完,就仔细地择菜,切菜,感觉很好……”说到这里,耐寒的话便戛然而止,神色黯然。

婆婆体恤地拍了拍耐寒的手:“好孩子,别想那么多,不会有事的,我们两家世代本分厚道,老天不会这么无情无眼的。对了,你看今天这西红柿,又大有红的,我去的早,先把人家的“筐头”买来了,一样的价钱却买了最好的,也算是沾了便宜。是吧?”

“是。”耐寒领会了婆婆的用心,忙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附和地笑着。

“出院的事,给亲家打过电话了么?”

“是,已经打过了,过两天,我想回家住些日子,陪陪爸妈。”

“应该的,对了。我听明泽说,你一直想去北京看看故宫,还想去安徽看看黄山,想去就去吧,年轻人就要趁着腿脚利索多出去走走、逛逛,开开眼界,心情也好。我来的时候,你爸让我给你们带来5000块钱,虽然不多,却是我们做老人的一点心意。”

“妈,这怎么行?我们怎么能要您的钱,没有尽孝已经很内疚了。本该我们每年拿出些点钱来孝敬你们的。”

“别推辞,你们的孝敬不孝敬也能体现在钱上,这些年你来我们家,你的德行是有口皆碑的,我跟你爸爸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我们尽心尽力,从心里敬着我们。这就足够了!我们也不缺钱花,好歹也算是有点小生意的。别的,我也帮不上,聪聪本来该由我来带,可你也知道咱家里的情况,我是真的离不开,所以,孩子一直由你姥姥受累带着,这几年,拖累了老人家,这也算是对你和孩子的一点补偿吧。”

“妈,您别这么说……”

“等你从娘家回来,就让明泽带你去旅游吧,趁年轻,四处走走,没准,回来病就好了,名山上都隐居着神仙,所以山上都是有灵气的,也别不信。听说,真的有好多旅游回来就奇迹般痊愈的病患呢。孩子由我来带,你们尽管放心去玩儿!”


齐新辉家。

程彩云在院子里的大枣树下,弯着腰用压水机压水,准备晒下几盆水给耐寒洗蚊帐。

这蚊帐是耐寒与妞妞结婚前在暑假里用的,虽然不脏,却因为几年不挂了,多少有些陈腐地味道,所以程彩云特意洗洗晒晒,去去霉味儿。

齐新辉则找了些木棍之类的材料架葡萄,10几年前栽在门前的那三株葡萄,今年夏天又是硕果累累,枝条都被压得垂了下来,挡了门楣,人要从门口进出,个子高一些的便会碰着头,李明泽是1米80的大个子,进门一定会碰头的,所以,要再架的高一些,巩固一些。

葡萄架前还用青砖砌了两方小花池,分别种了月季和步步高,都已经开花了。月季是单一地粉红,而“步步高却有红、黄、白、橙几种颜色。”

“耐寒说准什么时候回来了么?”齐新辉一边忙手里的活一边问妻子。

“她倒没说要回来,只说让我打下些袼褙,让妞妞捎回去,可我总觉得这孩子这几天就会回来呢,我的预感很准,应验了也不是一两次了。所以,咱就先好好准备着吧,免得孩子突然回来了,手忙脚乱的。”

“姥姥,大姨妈要回来了么?”苗苗从屋里跑出来。蹲在姥姥的水盆前问。

“是呀,你大姨妈要回来了,对了苗苗,你妈妈说过几天就接你去城里上幼儿园,这回不许再闹了,乖乖地跟妈妈去城里,哈?”

“我不去!就不去!”苗苗执拗地噘着小嘴儿。

“城里多好啊,有好多小汽车,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漂亮的衣服,大马路,公园、动物园,还有许多大高楼!晚上的路灯整晚都亮着,跟白天一样!”

“可那里没有姥姥和姥爷,什么都没有姥姥姥爷好。”

“姥姥和姥爷有什么好的?都是些糟老头子、糟老太太,身上都有棺材瓤子味了,你不嫌弃?跟着妈妈和耐国爸爸多好呀,他们那么疼你,给你买好看的衣服,还给你买那么多好吃的,你这小狼崽子,怎么就不念你妈妈的好呢?嗯?”

“棺材瓤子是什么水果呀?有西瓜瓤子好吃吗?”苗苗眨巴着眼睛,满脸困惑地地盯着姥姥。

“棺材瓤子不是水果,是比喻快要死的人,人死了是要进棺材的,都说人快要死的时候,身上就有一种奇怪地、不好闻的味道,那就叫棺材瓤子味儿!”

“那大姨妈身上有吗?大姨妈不是快死了么?她身上有没有棺材瓤子味儿?”苗苗突然冒出来的话,令齐新辉心如刀绞。

程彩云也是惊骇不已,她没料到苗苗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忍不住怒声呵斥:“你在瞎说什么?听谁说的?谁说大姨妈要死了?”

“我,我是听二奶奶说的,就是耐国爸爸家的二奶奶。她说大姨妈快死了,跟她亲娘一样的短命!”苗苗怯生生地答道。

“以后不许听你那个二奶奶胡说八道!你大姨妈好好的,怎么会死?过几天你大姨妈回来了,你要敢当着你大姨妈说这样的话,姥姥就不要你了,立刻把你送到城里去!知道不?”

苗苗哇地一声被吓哭了,她从来没有见姥姥对她发过这样大的脾气,真的害怕了。边哭边告饶:“姥姥别生气,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不说这样的话!我要姥姥姥爷,您别送我走。呜呜……”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