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第九十二章》  

2012-03-26 18:3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蹊跷的“爆炸事件” 

齐新辉一大早起来,就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他对妻子程彩云说:“彩云,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觉得很不舒服,唉,也幸亏只是个梦……不然我得愧疚死!”
  “你怎么也开始说梦了?我每次跟你念叨我的梦,让你帮着解一下,你都那么不耐烦,说我无聊。所以我才赶集买了一本《周公解梦》自己查。你做了个啥梦,还差点要愧疚死?”
  “这个梦太清晰、也太深刻了,所以才想念叨一下,对了,你把《周公解梦》拿来我查一查,这梦是什么意思。”
  “你还是先跟我念叨一下吧,里面有很多条解释我都能背过了,先不用拿书查。眼下我就是‘活周公’。”程彩云说。
  “我梦见一家四口人去赶集,不过不是现在的这一家四口,而是跟凤娇还有两个闺女。我骑着自行车载着她们,车子的前梁上坐着耐寒,后面的凤娇抱着耐梅,看那光景,耐梅当时也就只有5、6岁的样子。我用力蹬着车在路上行进着;快要赶到集市上的时候,前面忽然就出现了一条大河和一座桥。梦里还在纳闷:记得这条路上是没有河的呀?怎么就突然横了一条河呢?正要过桥的时候,自行车的链条却卡住了,我只好先停下来修自行车,让凤娇和耐寒先过去,耐梅就说要撒尿,自己跑到路边的小树林里去了,因此也没有跟她们一起过去。等我修好自行车也要过桥的时候,却忽然听见身后地耐梅哭着大喊:爸爸,你快看,桥断了!桥断了!妈妈跟姐姐都掉进河里去了!我慌忙抬头看,果然,她们娘俩从断裂地桥上载进了河里,凤娇一个晃儿就不见了,耐寒却在河面上翻了几个滚儿,两只手拼命地挥舞着,抓挠着……我急了,赶忙跳下去救她——好象是水太凉了,我一下子被激醒了!咳!唉!刚才我心里这个着急呀,怎么能这个时候醒了呢?该先把她们娘俩救上来再醒的呀!”齐新辉似乎还沉浸在梦中的悲惨情节里,懊悔、责又无比痛心地说。
  “呀,只是个梦嘛,别多想了啊,人家都说梦和现实是反着的,比如说,梦见棺材,本来觉得不好的吧?其实是升官发财的意思呢!还有梦见人死了,其实表示这个人很长寿、很健康!你要不塌实,要不我就去查查?书上说的你总信吧?”
  “好,那你去查吧,我去做早饭,查到了意思叫我啊!我看看么解释的。”
  “姥爷我要喝糖水。”小苗苗睁开眼睛就吵着渴了。趴在床上,眨巴着眼睛要水喝。
  “好,那姥爷先去给你倒糖水哈。等着。”齐新辉去外间屋的条几旁边,拿过玻璃瓶子,在里面挖了一汤匙白糖,又去桌子底下提暖瓶冲水——
  程彩云则戴上花镜给,坐在床沿上捧着那本《周公解梦》无限虔诚地,仔细查阅着相关内容:“梦见河水,河水涨了’思是运气好、顺利有财运——这条好像不大符,要查‘进河里,或被河水冲走’才相符吧?”彩云一边仔细地查阅,一边自语着。
  忽然,外间屋里传来“啪地”一声,好像是瓷器爆裂的声音,把程彩云吓了一跳:“老齐,怎么了?”
  彩云快步走出卧室,见齐新辉正提着暖瓶发呆,桌子上是爆裂的茶杯和满桌子的白糖水——
  “呀,怎么,把杯子炸了?大概是水太热了?你没烫着吧?”彩云赶紧把暖瓶接过来放下,然后找抹布擦桌子。
  “奇怪不?这是昨天晚上烧的水呀?顶多也就剩80多度了,何况这又不是十冬腊月的天气,都立夏了,怎么会把瓷杯子炸了呢?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那肯定是这个杯子有旧伤,没准是个裂纹的,咱没注意到,再换一个吧。瞧你这样子,怎么看着跟丢了魂似地呀?不就一个杯子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换一个不就行了?呶,这个杯子是完好的,绝对不会再啐了。”程彩云一边安慰着丈夫,一边从条几上又拿过一个杯子,还特意转着了看,然后递给丈夫。
  “算了,还是我来倒吧,瞧你那样子,失魂落魄地,你去做饭吧。”程彩云亲自为小苗苗冲还好白糖水,用汤匙在水里搅动了几下,想让白糖尽快溶解。
  “姥姥,你怎么还不给我倒白糖水,我都等不及了。”小苗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蹦了下来,只穿着一条三角小内裤,站在程彩云的身后,并迫不及待地抓住姥姥的胳膊摇晃。
  “别动,哎,苗苗!”程彩云惊慌失措地制止着,但已经来不及了。在苗苗剧烈地摇晃下彩云的臂力失衡,桌上杯子被搅动的汤匙一下带了下去——
  又是“啪地”一声,第二个杯子被无辜地摔碎在地上。程彩云很恼火,忍不住朝着苗苗小屁股打了几下:“任性地小丫头,让你等着呢,你不听,偏要来捣乱,看,水撒了吧?杯子摔碎了吧?被你姥爷看见又要胡思乱想了!”
  小苗苗既害怕又委屈,哇地一声哭了,这反而又让程彩云不知所措:“好了,苗苗不哭,姥姥不该打你,是姥姥错了,啊。你去床上等着,姥姥再另外给你倒一杯,好不?我们苗苗最乖了。”程彩云柔声细语地哄着外甥女。
  小苗苗终于止住哭声,乖乖地回倒了卧室地床上,等着。
  “天啊,这一大早的是怎么了?接连摔了俩杯子,不仅是老齐感到不好,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一会给孩子们打个电话,好生嘱咐嘱咐:今天要是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就先别出门了,这兆头不大好。要是我们这俩老梆子有啥灾祸的倒也没什么,都活够本了。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们……”程彩云一边收拾着地面上的碎片,一边自言自语地咕哝着。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