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第九十一章)  温馨地噩梦  

2012-03-25 20:0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礼拜天,耐寒夫妇决定带孩子去动物园玩一天,一家人难得放松一次,耐寒特意化了点淡妆,把平时舍不得穿的水绿色连衣裙拿出来穿上,在镜子前照了照,觉得满意了,才拿起包走出卧室。
  李明泽父子俩已在客厅恭候多时了,小聪聪也穿得整整齐齐,李明泽还用着哩水为儿子输了个小分头,这么小的孩子,梳个油光光地小分头看上去颇为滑稽。耐寒一进客厅就被逗笑了:“明泽,你干嘛呀,怎么把儿子装扮成个汉奸样?”耐寒忍不住笑着问。
  “这哪里是汉奸像?汉奸的发型应该是中分,而我给儿子梳的是偏分,即使不像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也总有几分知识分子相吧?怎么能扯到汉奸形象上来,真是的!”李明泽洋装生气,却也憋不住的笑。
  聪聪觉得不对劲了,用两只小手拼命地在头上划拉几下,规矩地发型立刻被弄乱:“唉,小子,干嘛呢?这是爸爸好不容易才给你梳理好的,爸爸一丝不苟足足用了半小时的时间,你到好,这么几下就全弄乱了。”
  “不过,这好像是电视剧那些大宅门里的小少爷发型呢。难为你爸爸想得出来。既然已经弄乱了,咱就不去冒充小少爷了,过来宝贝,妈妈重新给你整理一下,要自然一点,好了!现在咱们可以出发了!”耐寒笑着宣布出发。
  因为是礼拜天的缘故,动物园的游客很多,光在门口排队买票就足足等了半个来小时,小聪聪耐不住寂寞,到处乱跑,窜高走低地闲不住,耐寒只得跟着儿子到处转,留下李名泽一个人在那里排队。
  天气很好,气候有些燥热,阳光有些刺眼,耐寒一边跟着儿子转,一边环顾着儿子身旁的车辆、行人,她怕儿子被匆忙地行人撞到,或者被行使着地车辆碰着,所以十分小心谨慎跟随着儿子身后,保驾护航。
  跟着走了一段路,耐寒忽然觉得有些恶心,想呕吐,接着就感到一阵晕旋,视线又开始模糊起来——
  这是她近半年来的老毛病了,她原以为是看作业引起的视力疲劳,没怎么在意,但这现象却似乎越来越严重,并不是两只眼睛都犯这个毛病,而仅仅是左侧这一只,并且左边的胳膊和腿也时常有麻木地感觉,碍于在姥姥面前,她不敢说自己这里那里的不舒服,耐寒觉得,年轻力壮的自己要是在年迈人面前报病冤、病痛的,那就是一种不孝。何况自己也并没有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工作劳累,也可能是饮食不当。或者睡觉姿势不正确导致的;压根就没往深处想。
  “天啊,头怎么又开始剧痛了?药呢?不好,我没带药出来?儿子呢?聪聪,聪聪跑去哪里了?……”耐寒只觉得头疼欲裂,天旋地转,她模模糊糊看到身边有棵大树,下意识地想过去扶一把,却最终没能够扶住大树,就一头栽倒在路旁——
  耐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耐寒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医院里。
  丈夫李明泽守候在床边,正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你醒了?耐寒,你可吓死我了!”李明泽见耐寒已经醒来,激动地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聪聪呢,我记得他好像跑进了一家超市里,我,我在追他,聪聪呢?我怎么会在这里?”耐寒很诧异,目光焦急地四下寻找儿子。
  “他被奶奶照看着呢,昨天你晕倒后,我就给家里打电话,让妈过来了,她现在正在家照顾聪聪,你放心,孩子很好,没事的。”
  “我是怎么了?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给妈打电话去,真是的。医生说是怎么引起的了吗?我是什么病?我怎么了?”
  “那个,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知道。下午大概就有结果了。”
  “哦,明天我还有课啊,今天是礼拜一吧?今天就有我的课,你给我请假了没有?”
  “你呀,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工作呢,已经给你们学校领导打电话请假了,我也请了假,你就安心治病,不要想那些。”
  “这是哪家医院?是妞妞所在的医院吗?”耐寒环顾四周。
  “是啊,妞妞昨天夜里守了你大半夜,今天还要上班,刚离开没多大一会儿,说下班后就过来。”
  “我会是什么病呢?”
  “下午就知道了,应该不会太严重。”
  “会死吗?”
  “胡扯!什么啊?真能胡思乱想,什么病啊就能死?“”
  “我刚才看见我妈了,真的,我妈说想我了,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还给我缝了一件大红袄,我就笑话她说:妈,哪有5、6月里穿棉袄的呀?还是红色的,多俗气!妈就说,先预备着呗,穿不着可以暂时先放在箱子里嘛!”
  “那是个梦。”
  “不是梦,很真实、很清晰地感觉,真的!明明场面很温馨,是跟妈在一起的,但我却很害怕,内心里很恐惧!这意味着什么?”
  “再清晰也只是个梦而已,别瞎琢磨了。亏你还是个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怎么会迷信梦境?没听人说么,‘痴人说梦’,你又不是痴人,怎么可以迷信这些?”
  “我可能要死了,真的,我有预感!很强烈的。”
  “胡说,人哪有不得病的?得点病就会死人呀?瞎说什么呢你?!现在,你还没有这样的资格离开我们,想都不要想。上有父母和姥姥、下有年幼的孩子——这么想就是极端地不负责任,属于你的义务和责任不可以逃避,知道吗?”李名泽反应激烈地说。
  “名泽,其实,你也在害怕是不是,我从你的眼神里面已经看到了!所以,我们要面对现实,我当然也不愿意那么想的,可是……”
  “不要说话了,我不想听你所谓的预感。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医学,要听医生的。医生都还没确诊结果呢。好了,咱们不要说这些了,好么?告诉我,想吃点什么,我去买。对了,妈早上给你褒了鸡汤,在保温杯里呢,要不要先喝点?”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