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第八十四章)  

2012-03-01 19:4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还巢”

归来(第八十四章) - 秋香怒放 - 妹妹的博客

 

  齐新辉家。
  老两口一大早就开始起来忙活,因为今天是闺女们回娘家的日子。昨天晚上,一接到电话程彩云就先跑到厨房里,把锅碗瓢勺用洗洁精重新洗刷了一遍。妞妞和耐寒都爱干净,用菜板子切菜之前,都要用手指先抹一下板面,看看有没有污渍,如果手指肚上有黑褐色的污渍,姐妹俩就要先把菜板子用热水冲刷干净,才肯在上面切菜!尤其是妞妞毛病最多,坚持说,如果不经常用开水刷洗,那菜板子上会滋生细菌。
  才在城市里生活了几年啊,就忘本了?以为家里是医院啊,到处是细菌?没去城市里工作以前,回家来吃萝卜、地瓜,连洗都不洗,用玉米皮擦擦就啃,也没说不干净,也不怕吃了会生病!真是忘本,穷讲究!得亏是亲闺女亲妈,这要是婆婆媳妇的关系,根本就没法和睦相处,见面就得横眉冷对。人家哪能惯她这些破毛病啊?
  这些话,当然,也只能偷着在心里嘀咕,其实,在这些抱怨和牢骚里,包含的最多的却是自豪和欣慰。“这死丫头,穷讲究。”程彩云轻声骂着她的‘死丫头’,心中却无比的愉悦与甜蜜。
  第二天一大早,程彩云就扎上围裙打扫卫生,将桌子椅子、条几挨排着擦了一遍,床上的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用笤帚把床单抹地增平,连点褶都没有。之后,再把条几上的茶叶盒子、插花的瓶子、钟表盒子、茶壶、酒壶、茶杯、茶盘,挨个洗了、擦了,刷了!尽管这些东西,闺女们都用不上,但至少视觉上可以让人‘眼前一亮!’,在这样干净明亮的环境里,孩子们吃饭也踏实放心不是?
  “唉,我说你呀,不过就是孩子们回趟家嘛,你瞧你这紧张兮兮地干啥,看你这排场,知道的是迎接咱家姑娘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迎接皇妃、公主的呢!!太夸张了吧!”齐新辉见妻子打扫完屋子累得直不起腰,有些心疼地抱怨说。
  “你就别管我了,院子扫完了没有?对了,茅房里要撒点草木灰。你去灶膛里扒点草木灰撒在上面,你看看,那茅房里的屎尿都明置眼露的,让孩子们怎么上厕所呀?听说人家城市里都是马桶,根本看不见污秽东西!”彩云吩咐丈夫道。
  “哎吆,我的天啊,越说你还越来劲了。她们从小在这个家里长的,又不是没见过这一景。还撒什么草木灰?回来之后爱拉不拉,嫌茅房脏就憋着。这都是原生态的东西,有啥好隐藏的。”
  “哈哈,你这老东西,懂得还不少,从电视上学了句‘原生态’,竟然用在这里了,老家伙,亏你想的出!”程彩云被丈夫的风趣逗的大笑。
  说归说,齐新辉还是遵从了妻子的安排,从灶膛里扒了些草木灰撒在厕所里。
  卫生打扫完毕,老两口就开始忙活饭菜。齐新辉又去炉子上温他上个礼拜就炖好的鸡了,并且又加了点盐。
  “唉,老齐呀,你还往里放盐,你尝尝还有法吃吗?你是每热一次就加一次盐、热一次就加一次盐!这都热了三次了!本来做的时候放盐就已经不少了!你是打算齁死个三俩的咋滴?”
  “可也是呢,我尝尝,变味了没!”这话提醒了他,齐新辉用筷子夹了最小的一块鸡肉,放进嘴巴里嚼着,“嗯,是有点咸,不过没变味儿,依然很新鲜!我就说嘛,多放盐保鲜!”
  路上。
  行驶着的公共汽车里。
  妞妞与耐寒坐在车里,聪聪已经在耐寒的怀抱里睡着了。
  耐寒望着窗外,显得很兴奋,每次回家,耐寒都感到特亲切、特高兴。爸爸只要一看到聪聪,就没有别的活了,抱着外甥到处转。那么爱干活、闲不住的爸爸,一见到外甥,就算是麦子焦头也顾不得了!耐寒就爱看这个镜头。爸爸抱着聪聪时的表情始终是微笑着,眼睛情不自禁地眯成一条缝。
  或许是在聪聪身上看到了耐寒小时候的影子,或许人老了都爱小孩子,又或许是老人的晚年太寂寞了、太死气沉沉了,需要新生命、新活力来激发他得生活热情!总之,爸爸在看孩子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最快乐的!
  坐在耐寒身边的妞妞,此时却显得心事重重。
  “姐,我该怎么跟妈说呀?妈妈听到这件事,会不会气晕了?怎么办啊?”妞妞终于忍不住了,向耐寒求助。
  “我怎么知道啊?说你你听吗?都说了你一路了,仍然不改主意,现在了问我怎么办?对了,你准备好‘速效救心丸’了吗?在说这件事情之前,先给妈服下。”
  “姐,姐——你帮我做作妈的思想工作,让她接受这个孩子吧,求你了,帮帮我吧!妈一向最听你的了。”妞妞撒娇似地摇着耐寒的胳膊。
  “我都想不通,还去给妈做思想工作?你还是先把我说服了、再去说服妈吧!这并不是说我们大家都没同情心,都冷酷无情,这是在为你的将来负责,你做这个决定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丫头,你现在还不能正确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多么荒唐的事!这会把你自己的人生给毁了的!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姐,我向老天爷保证,我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得决定,丝毫不存在不清醒和一时冲动。我有我的道理,姐,你就理解我吧。要不这样,你负责做爸的思想工作,妈的工作由我自己来做!好吧?姐,我求你了!成全我好不好?我都这么大个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我不这么做我担心我会自责一辈子、内疚一辈子、一辈子良心不安!姐?”
  “唉,你呀,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挺聪明伶俐地一个丫头,怎么就突然发了疯!好吧,回家以后见机行事,这种事情吃完饭再说,别糟蹋了一顿美味,毕竟爸爸还给咱们留着上礼拜就炖好了的鸡呢!据咱爸爸自己说,那鸡肉——‘依然很新鲜’!”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