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第六十二章)  

2012-02-05 22:0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牵挂


  夜。
  齐新辉与妻子程彩云坐在屋里在看电视,那是一台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是夫妇二人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时光了。夫妇二人都喜欢看新闻,两人也就能在看《天气预报》和《晚间新闻》上还能达成一致。轮到看电视剧就不行了。彩云喜欢看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而齐新辉却喜欢看金庸的武侠片。
  争执到最后总是齐新辉妥协一步,不情愿地陪着妻子看那些情意绵绵地爱情故事。
  “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想学人家怎么恋爱啊?瞧里面尽是些婆婆妈妈地事情、儿女情长的玩意儿。有啥看头,还动不动跟着人家流眼泪、被那些作家耍的团团转,一会让你哭、一会让你笑。傻不傻呀,那都是虚构的!”齐新辉一边无奈地陪着看,一边不满地发着牢骚。
  “你看的那些就有意义了?这把年纪了还看武侠片,你要学人家去闯荡江湖啊?那就不是虚构的?依我看那更是没影的事,还动不动就飞起来,可能吗?又不是鸟人,怎么动不动就能飞?其实,就是在演员身上栓根绳子,让别人给往拽上去的,你瞧那些大侠们还从山下往上飞呢,真有那本事还用当演员?早就去当飞贼了。一看就是胡扯。”
  “人家那是轻功,你不懂别乱说。”
  “我怎么不懂?凌波微步算不算轻功?”
  “凌波微步?你还懂得‘凌波微步?’”
  “当然了,当初我就练过凌波微步,在村里文艺宣传队的时候,我扮演过小花旦嘛!”
  “那应该叫莲花步吧?”
  “差不多,都是提着气练的,你别唠叨了,耽误我看电视!刚才电视里那男的说什么?说要跟她一起私奔?天啊,人家一个有丈夫的女人怎么能跟他私奔?被族人逮住了可是要沉潭的呀!”彩云的心思完全在电视剧情节上,根本没心思与丈夫聊天。
  齐新辉无趣地站起身:“唉,还是你自己看吧,不陪你熬了,坐得我腰疼。我先去躺下了。还不如听会儿评书舒坦呢。对了,耐寒明天回家,上次带回来的衣服你给她洗好了没有啊!”
  “早洗好了,去睡你的吧。”
  “明天改善生活,包点饺子吧,孩子两星期才回来一次,我给你剁馅儿!”
  “就想着耐寒呀!到底是亲生的。”彩云酸溜溜地说。
  “瞧你这人,明天妞妞不是也回来嘛,又不是耐寒自己吃,咱一家都改善生活呢。你总往歪处想。”
  齐新辉走进里屋,舒展地趴在床上,抻了抻腰,又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收音机,打开——
  “哎,老齐,你快出来,快来看!”彩云忽然惊讶地喊起来:“你快出来,你看这电视剧里的小姑娘长的象谁?刚出镜的小姑娘。”
  “爱象谁象谁,我对小姑娘没兴趣!看你就看够了!”齐新辉无精打采地说。
  “不是,你快出来看看,正经点儿!你快出来看,不然镜头一转就看不见了,象咱家耐梅,真的,你看看象不象!快点啊!”彩云焦急地催促着。
  “什么?象耐梅?”齐新辉一跃而起,一个箭步跨出里屋,站到电视屏幕前,紧盯着里面的小姑娘细打量——
  夜深了。
  齐新辉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迷迷糊糊中,彩云习惯性地蹭过身子来搂他的腰。
  自从孩子们住校后,彩云晚上都要贴着丈夫睡,感觉这样睡得才踏实,噩梦都很少做了。至少要枕一只胳膊。起初齐新辉还不太习惯,感觉这样太黏糊了。夫妻间‘该做的事情’做完后,还是保持一定间距睡觉好,这样彼此翻身也不受影响,还可以尽情地伸展四肢。彩云却不干。
  时间一长,不这样反倒不行了。有一次,耐寒的姥姥肺炎住院,彩云去照顾,两夜没回来。齐新辉就两夜没睡好。总感觉身心内外空落落地。第三天夜里,彩云回来了,一大早看到睡在自己被窝里的彩云,齐新辉就感觉无比地踏实,爬起来后却故作惊讶:“你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怎么在我被窝里?”
  睡眼惺忪中,彩云见丈夫还没合眼,呢喃着问:“老齐,干啥呢,还不睡觉,翻来覆去地烙饼呢?是不是——想了?”彩云暧昧地问。
  “是啊,是想了。怎么能不想呢。”齐新辉叹息着说。
  “想了就过来嘛,都老夫老妻的了……”彩云迷迷糊糊地褪自己的内衣。
  “不是,我,我想起来抽支烟。”齐新辉坐起身子,披衣下床。
  “你是想耐梅了吧?”彩云清醒了,忙开了灯,也跟着坐起来。
  齐新辉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伤感忧心地说:“都7年多了,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学习是否用功;人家是不是真能象信里许诺的那样对她那样好。就是真过得好,也该回来看看啊!若有心,凭着记忆,应该能找回来了。可这孩子为什么不回来呢?俗话说:父打子不羞、君打臣不羞。做父亲的管教子女是天经地义地事啊,也不算什么天理不容地罪过吧?唉,会不会出啥事呀?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彩云下床来,轻轻走到丈夫身边,轻声细语地安慰着:“或许孩子是怕伤了养父母的心吧?也许是路途太遥远,来不了。她又不挣钱。应该没事,对方家长肯定不希望耐梅跟我们有来往啊,会千方百计阻止的。别难过了,等孩子翅膀硬了、能挣钱了,一定会回来的,没准出息了,还能给咱们一个惊喜呢?”
  “唉,电视剧里的那个小女孩,还真象小时候的耐梅,简直太象了,越看那个孩子,心里越觉得难受,要真是能过得好也就罢了,可万一要遭遇不测怎么办?如果真的还好好的活着,根据耐美那脾气,宁可步行也要走回来的,不管路途多远,边走边打听总能找回家的呀!”
  “你别自己吓唬自己,没根据的事,瞎琢磨啥呀。咱耐梅是个丫头,要是一个人走回来,在路上碰见坏人怎么办?万一在路上出意外,那就不是小事了。别胡寻思了,应该没事的。啊!先睡觉吧,都两点了。
  夫妻俩重新躺在床上,熄灭了灯。
  彩云把丈夫的手平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轻声说:“跟你商量个事呗,你给妞妞买辆小轮自行车吧。以后让她自己骑车去上学。”
  “为啥要买自行车呀?耐国载着她不是挺好的吗,司机兼保镖。”
  “可,可我觉得他们总这样黏在一起不好,心里不踏实。你没发现啊,耐国看妞妞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少男少女整天在一起出出进进地……唉,别到时候再闹出什么笑话来。”
  “你怎么也瞎琢磨呀,他们是兄妹俩,你想什么呢?再说,耐国也不敢。这孩子我了解,虽然上学不咋地,可人品还是挺周正的。”
  “这与人品没啥关系,万一一时冲动敢了呢?那说啥也就晚了。所谓的兄妹不过是自欺欺人。我觉得还是分开他们的好。也省得听肖桂英指桑骂槐地骂我们巧使唤她儿子。你说呢?就是买辆旧的也行啊。”
  “好,买就买吧。明天我去旧货市场看看,有没有小轮自行车。”
  黑暗里,彩云的声音:“老齐,你认为什么是幸福啊?今天电视剧里那男的问那女的什么是幸福”——
  “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吧。”
  “是呢,可我觉得,只要一家人平安、健康、和和睦睦,就是幸福,钱多钱少不重要,钱多有钱多的活法,钱少有钱少的活法,只要能获得快乐,就是幸福,你说呢?”
  “是啊,说的没错,但还要在你那些条件上再补充一条——骨肉团聚!只要一家人能够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即便是带着孩子街头讨饭也是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