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第七十六章)  

2012-02-22 19:5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验温暖

 雪莹地话犹如兜头一盆凉水,顿时就把耐梅的心火浇灭了。
  是啊,高原的遭遇是令人同情没错,也感觉可惜,可我是他什么人啊?非亲非故地,充其量也只是个处于暧昧状态地男女朋友而已。虽然彼此都有那种觉,可人家并没有明确地对我承诺过什么、也没表白过什么呀。那我站在什么立场‘去犯贱?’、以什么身份去犯贱呢?犯贱也总得有个立场和理由啊!何况,自己本身也没那个能力去帮他复学,这个问题不是靠满腔豪情就能解决的了得。我又不是百万富翁,充其量就只是个每月领150块钱地打工妹。其中还要抽出大部分来寄给远在老家的养母,另外,自己也要留一点零用、以备不时之需。
  耐梅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时冲动地仗义豪情,随着大脑地逐渐清醒,很快恢复理智,这个念头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一个月后,雪莹果真跳槽了!
  雪莹在跳槽前夕,曾兴奋地告诉耐梅:那个电子厂的副厂长还真就帮她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工资高、而且还蛮轻松,只负责传菜,盘子和碗都有专门的洗碗工洗。偶尔的可能要陪客人喝点酒。比方说:顾客双方在酒店里谈生意,在酒场上有一方不胜酒力了,那她们这些做服务员的就根据客人的吩咐替酒。帮客人顺利、圆满的把生意谈成!人那是家大酒店,豪华、气派,进出那家酒店的客人都是有“有来头的”!不是老板、经理,就是局长、处长什么的。
  “那你一个月能拿到多少钱啊?具体地要求和规定,电子厂的副厂长告诉你了没有?”耐梅警醒地问。
  “250块,一般才去的服务员都是拿这个数。当然也要看表现了!没准还扣钱呢。”
  “啊?250?”耐梅有些错愕。
  “不,不是,月薪是200,如果服务态度好,没有客人投诉,还发奖金,每个月的奖金大概50吧,总共加起来有250。”雪莹一本正经地解释说。
  耐梅忍不住笑弯了腰:“别说,根据你的能力,你还真得凑这个数!少了多了都不行!就得拿250!”
  “死丫头,我在跟你说正经的呢?嗳,你去不去?咱们一块跳槽得了。”
  “算了,我不去,我是个小鬼,进不得大庙堂。再说,我总觉得陪客人喝酒那种事,有些不正经,我应酬不了。”耐梅拒绝。
  “什么陪酒啊,人家副厂长说了,那叫‘公关’得有能力、会周旋、有心计的女孩子才能胜任得了呢。有很多女大学生就是专门学‘公关’的!”
  “被你这一说我就更不能去了,不用试就知道——根本干不了呀!我不是那块材料”
  “别找借口了,是舍不得高原吧?还是是舍不得老板?”雪莹乜斜着眼睛,一脸坏笑地盯着耐梅。
  “去你的,正经些啊,我对老板一向是恭恭敬敬的,绝对没有一点非分之想。”耐梅有些急了,羞恼地涨红着脸。
  “别急别急,我知道你纯洁、知道你安分!不过,咱老板对你好像还真就有那么一点意思呢!望着你的眼神柔和而专注。至少对你有怜香惜玉之心。不像对我那么严肃、刻板。”雪莹有点酸溜溜地说。
  “你说着说着就下道儿,咱们老板对谁都不错,只是不喜欢虚荣、轻佻地女孩子罢了。”
  “你是说我?——说实话,你真觉得我轻佻、虚荣不值得尊重?”
  “不是……”
  “你就实话实说,我以后好改。我,真的给人这种感觉?”
  “那个,其实……”耐梅意识到刚才的话伤到雪莹自尊了,感到很不安,但说出去的话,已如覆水难收。
  “哦!算了,明白了,给姐留点面子!答案已在我心中。随便你们怎么说吧,我才不在乎,不管它黑猫白猫花花猫,逮住老鼠是好猫!到时候看谁挣地多,咱就用事实说话吧!说别的都是虚的!没用。”
  耐梅抓住雪莹地手,一半是愧疚的道歉,一半是离别地不舍:“雪莹,非走不可吗?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晚上睡觉连个作伴的人都没有,很害怕。你也知道,那个叫赵小丽的服务员晚上不在这里住,人家住在附近地亲戚家。”
  “我又不是去别的城市,随时都可以回来看你的呀,那家酒店离这里并不远。有什么事就去找我、或者给我打电话就好了嘛!对了,我有手机了,是那个副厂长给我买的,我把号码留给你!”雪莹也动情了,抱住耐梅的肩膀拍打着。
  “啊?你?副厂长为什么给你买这么贵重地东西啊?你们?难道?你真的……?”耐梅感到心中一沉。
  “天,我就最讨厌你这副不食人烟火的样子了!怎么什么事情到你那里都变得这么可怕?
  大惊小怪地干什么呀!”刚才还和颜悦色、温情款款地雪莹突然变脸,显得不耐烦了。
  “算我多嘴!对不起,我不问了。但你答应我,要常回来看我。好么?在这个城市里,你就是我的亲人,真的!”耐梅感到鼻子发酸,真的想哭,背井离乡地她,真就把雪莹当成了她的依靠和亲人。
  “放心吧,我怎么会抛下你不管呢,出门在外的,咱们就应该象亲姐妹一样相互照应。我先在那边做做看,如果真的好,你就过去和我一块做。好么?”
  雪莹和风细雨地安慰着耐梅。
  雪莹就这样走了,怀着她对大酒店无限地憧憬和梦想、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这家快餐店。
  雪莹地离开仿佛一下子把耐梅地心掏空——耐梅病倒了,头疼发烧、呕吐不止。
  老板临时请来了两位亲戚帮忙照顾店里的生意,并委派高原带耐梅去快餐店附近的诊所,给耐梅打点滴——
  诊所里有几个供患者输液地床位,高原搀扶着耐梅,走进最里面的那张空床位旁边,放下枕头,耐梅说她喜欢枕头高一点的,高原就把另一个床位上的枕头也拿了过来,帮耐梅垫高。然后扶耐梅躺好。
  耐梅怕打针,医生过来打针的时候,耐梅就把头拧向另一边,然后紧紧咬着牙。
  “不要怕,没事的,我以前也打过,不怎么疼。”高原很自然地握住了耐梅的手,想用这种方式安慰她、给她些勇气和力量。高原的手很柔软、也很温暖,耐梅觉得自己的手在高原地手心里变得那么柔嫩、那么小巧。这感觉真好!
  此时的高原更像一位大哥哥,那神情就像童年时的姐姐——平和、慈爱、亲切、温暖。
  是的,高原是家中长子,从小就学会了怎样照顾弟弟妹妹,做这些小事对于他来说似乎是理所当然、自然而然地。但对于耐梅来说,却是别有一番感受。
  在这之前,他们只是用语言交流,因为有着相同的命运和遭遇,所以,共同话题更多一些,对于对方的经历和痛苦,也感同身受。
  “好了,回血很正常,没事了。这一瓶大概要输一个半小时左右,病人如果觉得痛,你可以调试一下,滴得慢一点,”医生打完针,起身叮嘱守在一旁的高原。
  高原忙起身点点头:“好,知道了。”
  医生离开,高原重新坐在耐梅对面的空床位上,温和地问:“现在,觉得怎样、还疼吗?”
  耐梅摇摇头:“不疼了”
  “对,就是刚开始扎的时候疼一下,其实也是心理作用,实际上没有想象地那么疼。现在没感觉了吧?”
  “嗯。”耐梅象个小女孩一样,乖巧地点点头。
  高原笑了,大哥哥一样地笑着说:“女孩子生病的时候好可怜,不过,看上去也很可爱,
  记得有一年放暑假,我妹妹生病打点滴,因为是病人,大家都很照顾她,她就趁机‘耍威风’
  ,一会指使我拿这,一会又指使我拿那,一会又让我给她讲故事,一会又让我帮他挠痒痒地。反正就是不让我离开,总找借口折腾我,最后,我只好做在她身边,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看书,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睡着了……”
  耐梅的泪水哗地流了下来:“你妹妹真幸福,真羡慕你的妹妹。我,我也曾有过姐姐,对我也是这样好,可是,可是……”耐梅泣不成声。
  “念恩,不要哭。”高原起身,想为耐梅擦眼泪,却又找不到可以擦眼泪的毛巾或纸巾。高原只好用自己的衣袖为耐梅擦泪。
  耐梅用另一只手握住了高原的手:“哥,你也握住我的手,我也想这样睡一觉,感觉有点困,却不敢闭眼眼,怕睁开眼的时候,身边没人了!”
  耐梅噙着眼泪说。
  “不会的,怎么能那样呢,你睡吧,我在这里守着。尽管安心睡。”温和地、待着些怜惜地语气说。高原说完,就果真把耐梅的小手攥在自己的手心里,紧紧地握着。耐梅笑了,幸福而满足,她一边流泪一边笑,这样的幸福还是第一次体验——
  耐梅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自异性地安全感,这么塌实、这么温暖、这么柔软地心境,这种感觉除去小时候看电影睡着了、被爸爸背在宽大的背上有过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