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五十六章)  

2012-01-08 21:2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六章   感应

齐新辉家。

这个月又轮到他们家喂牛了,齐新辉在牛栏里给牛筛完了草,撒上料。就觉得有些口渴。他回到屋里,想给自己倒杯水,这屋里的暖瓶却是空的,他感觉有些心烦意乱,莫名其妙地想发脾气。借着这点由头,他愠恼地冲着厨房喊:“你是不是把有水的暖瓶拿走了?这把暖瓶里怎么一滴水也没有啊?”扎着围裙地彩云正在厨房忙着蒸馒头,“是啊,我刚才用了点热水,化碱水和面呢,我占着手呢,你自己过来倒吧。”彩云回答道。

齐新辉起身去拿暖瓶,不知道怎么搞的,一拧身竟把杯子蹭了下来,瓷杯‘啪地’一下掉在水泥地面上,摔个粉碎。

齐新辉心中一惊:“这是怎么了?难道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么?”齐新辉不迷信,但却相信直觉和预感。从刚才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到不慎把杯子打碎,令他确信:家中一定要发生什么不详地事了!但,会是什么事呢?

“齐新辉!有你的电报!”院门外突然有人在高声喊。

齐新辉闻声赶紧迎了出去,身穿绿色制服的投递员送来一份电报,正站在院门外,等齐新辉出来签收。

齐新辉签收完毕送走邮递员,心中不禁一阵狂跳,电报上竟赫然写着:“耐寒意外摔伤,现在县中心医院。”

 

医院里。

王燕守在病床前,万分内疚和自责:“耐寒,都怪我这乌鸦嘴,那天出门向体育委员撒谎请假的时候,我就说来医院查身体,结果咱们就真进了医院!都怪我,非要拉你出来,我那天应该查查黄历的,上面一定写着‘出门不吉!’唉!”

耐寒断裂的锁骨已经被医生固定好,医生建议说:刚刚固定的第一周,最好能留院观察,也便于随时复查。

医疗费是王燕回家取的。这已经让耐寒很过意不去了。耐寒怕花钱太多,固定完伤口就要求立即出院。

王燕极力阻止:“可别,还是等医生说可以的时候再出院吧,咱们可不能再擅作主张了,医疗费由我来出,这个你放心。不管怎样,是我硬把你拉出来的,我已经把事情向我爸爸坦白汇报了,爸爸说起因在我,我们理所应当承担责任。另外,学校里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我每天下课回来会帮你补课,从现在起,我要认真听课,为了可以更好地辅导你。唉,都怪我,让你无端地遭这个罪。”

“这怎么能怪你呢,我又不是没有行为能力的小孩子,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又不是你让我去追公交车的,也不是你把我摔倒的。其实,这件事情,我不但不怪你,还得感激你,要不是你硬拉我出来,我怎么能见得到我妹妹?已经很值得了。医疗费你可以暂时垫付,但绝对不能让你出。出事后,你一直陪在我身边照顾我,这就已经很感谢了”耐寒诚恳地说。

“算了吧你,你这样说我只会更难受。你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干脆碰死得了!对了,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给你爸爸发电报了。唉,真是的,还要大叔跟着担心!”

“谢谢你,王燕。你赶紧回学校吧,一会该上课了。”耐寒催促着。

“还是等大叔来了再走吧,你自己在这里我不放心。”

“这里有护士,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爸爸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到,都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收到电报呢。你快走吧,我没事。”

“那还吧,那我就先回学校了,中午给你买点吃的过来。对了,我最后再唠叨两句,你别不爱听啊:我说你就别胡思乱想‘总以为那是你妹妹’了,我怎么都觉得不靠谱,按你说的,你妹妹走的时候都九岁了,又不傻,应该记事了吧,应该能记得你们家的地址了,要真是在一个县里,都这么大了还能回不去?除非你妹妹是一直被囚禁的,可若根据你那天所见,你妹妹那不好好的么?她是自由的呀?既然这样,那干嘛不回去呢?干嘛不联系你们呢?对不?那天的事我觉得就是你的幻觉,只是太思念妹妹的幻觉而已,因为那个小女孩也长了两个跟你妹妹一样的‘小吃窝’,你看着亲切,就觉得是了,这我能理解。但事实可能根本就不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还真罗嗦。那就算是我的幻觉好了。你真的要迟到了!”耐寒苦笑着催促。

“那好吧,那俺先告辞了!拜拜,中午见!”

 

耐梅自从县城里回来后,就一直发呆。

课堂上也总是走神,老师已经几次敲打讲台惊醒她:“罗念恩,你在想什么?请回答我刚才提地问题。”

“什么问题?”耐梅怯生生地站来,诚惶诚恐地问。

“唉,上课要认真听讲嘛,不要仗着平时学习好就可以听课开小差,要知道,你学习好就是因为平时注意认真听讲地缘故,刚才那么专注、那么投入在想什么呢?”

“啊?没,没有。老师,我觉得有些头疼。”耐梅第一次对老师撒了谎。

“哦!是这样呀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回宿舍休息一下吧?”

回到宿舍,耐梅疲惫无力地趴在床上,好像真的得了重感冒,浑身都难受,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浮现着那个情景——那个姑娘追在公交车后面,拼命地奔跑,然后摔倒了,好像还摔的很重。那个人是谁?她在追赶谁?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地,当时隔地有点远,没看清楚五官,但那身影就让她感觉好亲切、好熟悉地样子,那情景以前好像也有过,不过那情景好像是反过来的,是自己在奔跑。是什么时候来着?哦!对了,是小时候,她与姐姐一起去姥姥家的路上,姐姐在前面走,自己则在后面拼命地追赶,因为姐姐许诺说:如果能追到她,就可以背着她走一段路……

“姐,我好想你,你还好吗 ?你是否也在想我?等我长大了就回去找你,但现在却不能去,因为我恨爸爸,我不想见爸爸,更不想看见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是他们不要我的,是他们拒绝让我回家!我恨,我好恨啊……”耐梅一个人趴在宿舍里的床上,埋头痛哭——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