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五十五章)  

2012-01-07 19:5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五章  痛楚的感觉

耐梅他们赶到车站的时候,刚好开往他们乡镇的最后一班车正要启动——这是上午的最后一班车,如果错过这班,就只能等到下午傍晚那辆了。

几个同学嘻嘻哈哈地拥上车,各自找座位坐下来。耐梅也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好,不管怎样,没耽误坐车,可以长舒一口气了!啊!坐车可真好呀!即使颠簸也不会太难受,反而觉得跌宕起伏地感觉很享受,象坐轿,坐轿应该就是这样的吧,颤悠颤悠地!今天是耐梅生平第一次做公交车,早上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放亮,有些雾蒙蒙地,因为要考试,思想有压力,又有点紧张,所以无心看风景,更没心思细细体会坐车地惬意。而现在不同了,现在已经完成了任务,放松了心境,她可以轻松地看看车窗外面的风景了,车还没有完全驶离市区,她还可以看街道两旁地高楼大厦。天,那栋楼足有7、8层!那么高啊!那么高,难道都不会倒吗?那究竟是几层?对了,数窗户就可以知道了呀:1、2、3……离得远了,看不清了 ,数乱了,呵呵。

这是她第一次进县城,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所以,一定要把高楼的样子记住,把县城里富有标志性地建筑物记住。回家以后,可以告诉村里的小姐妹、可以告诉年迈的养父母,县城里是多么好,马路有多宽阔,楼房有多漂亮,大路两旁还有一些冬天都不会落叶的绿色植物,老师说那叫‘绿化带’!呀,真好听——绿化带!马路边上还有专门供路人扔垃圾的垃圾桶!大路两旁矗立着距离均匀地电线杆,上面都是前大后小的灯,整体造型就象是和尚的帽子,据老师说:一到晚上,这些灯就全亮起来了,而且还是彻夜不灭——直到天色完全放亮!真好啊!长大了一定要来这县城里工作,如果我能生活在这县城里该多好!耐梅想到这里,嘴角浮起一丝甜美地微笑——仿佛在不久地将来,她就真的可以在这县城里工作、生活了!

忽然,耐梅发现身边几个同学有点不对劲,都努力探身往车后观望、并且唧唧喳喳小声议论:“哎,你看,后面那女的在拼命地跑呢,是丢了东西急着回来找呢,还是在追赶这辆车?”

女生A:“我看象是在追赶这辆车,没看她一边喊一边冲这辆车挥手吗,但隔的太远,听不见在喊什么。”

耐梅急忙也推开窗户,向车后望去,远远地,她果真看到有位姑娘在拼命地喊着什么,一边喊一边竭力地追着车奔跑。突然,那姑娘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摔倒在地上,天哪,那姑娘正好趴在了一块掉落在马路上的石灰块上!呀!这得多疼啊!车上的几个乘客看到那情景都为后面的姑娘捏了一把汗。

“师傅,您就停一下车吧?那女的好象是赶车的!”耐梅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冲司机大声喊了起来!

“你认识那女的吗?你怎么知道是赶车的?再说,下午还有一辆呢。可以等下一辆的嘛。请那几个女生把头抽回来,伸在窗户外面很危险,大家都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司机反问了一句,继而命令道。

“对,大家都坐好。”数学老师也附和着司机师傅的话,责令大家赶紧回到座位上坐好。

耐梅重新坐回座位上,但却无心再继续看风景,刚才那姑娘摔倒在地上地情景,让她无端地感觉很心疼!

她忍不住又站起身,向车后望去,她想看看那姑娘站起来了没有,有没有人帮她,或把她扶起来,她刚才摔地很急,又恰巧摔在了一块大石灰上,会不会受伤啊?那一定很疼!

“罗念恩,你在干什么?没听到司机师傅刚才的话么?赶紧坐好!”数学老师制止道。

“啊?啊!好的,我知道了。”耐梅答应着,重新端坐在座位上,而刚才的好心情却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毫无原由地担心与莫名其妙地心疼——

“耐寒,齐耐寒,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快起来,快起来!你跑什么呀?”觉得不对劲、继而追赶上来的王燕见耐寒突然摔倒在马路上,不禁大惊:这后面要恰巧有车辆奔过来,刹不住的话,那可就糟了!王燕急忙扶起耐寒,回到人行道上。

“耐寒,你没事吧。觉得怎么样?你看见谁了?跑什么呀?”

“耐梅,那是我们家耐梅,我看见她了,我刚才看见她了!”耐寒为没能顺利地追赶上那辆车,懊丧地快要哭了。

“说梦话吧你?哪有这么巧?刚才咱们俩还在议论呢,你恰巧就碰见她了?拍电视剧呢你?”王燕压根不相信。

“是真的!那真的是我们家耐梅!一定是!那笑容我太熟悉了!她一笑,嘴唇两边就会有俩笑靥。我妈说那是两个小吃窝,不是酒窝,因为酒窝是长在腮两边的,也比较大。而她的却是在嘴巴两边,并且很小,象豆粒一样,我妈说长那样‘小吃窝’的丫头嘴巴特别馋!她还强烈抗议呢!”耐寒哭了——为自己地无能为力!

“不要哭了,耐寒,如果你真的这么确定,那咱们就去车站问问,刚才发的那班车是开往哪里的,至少会知道是开往哪个乡镇的呀。那样,以后你再去打听妹妹的下落,范围就缩小了,对吧。”

“对,你这样说,一下就提醒我了,我们赶紧去车站,要是晚了,人家车站的工作人员就不知道咱们问的是哪一辆了。”

“我给你拍拍身上的土,呀,脖领子那里还有好多白灰呢,我给你弄弄,看能否抖落下去。”王燕子一边搀着耐寒往前走,一边帮耐寒拍打衣领下的白灰。

“啊!别动!”耐寒突然痛苦地喊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僵直下来,“疼,啊!”耐寒大张着嘴巴,不敢呼吸了!

“哪里?哪里疼啊?”王燕战战兢兢地问。

“锁骨,锁骨那里,有刺痛感,王燕你,你放开我的手,我不敢动了,我上身不能扭动,否则会很疼,你别扶着我,不要靠近我的肩膀。”耐寒将双臂弯曲贴在胯骨两边,“这样比较好一点。你别碰我。千万别碰。”耐寒就以这种姿势机械地往前走着。

“耐寒,这样不行。是不是你的骨头断了?你刚才说,一动那里就疼的要命,我们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吧,费用我出,是我死气白赖拽你出来的,我难辞其咎!万一不是骨折更好 ,万一要是,咱也好及时治疗啊!”王燕担心地说。

“应该没问题,或许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你现在活动一下肩膀试试看,什么感觉?”

“好,那我试一下。”耐寒尝试着抬起了胳膊——“啊,啊!”耐寒忍不住惨叫起来——

“不能听你的了,上医院!”王燕当机立断,招呼一辆三轮摩的:“师傅,去中心医院!”

中心医院里。

医生拿过拍完的片子,只看了一眼就下了结论:“哦,是左侧锁骨横断性骨折。嗯,那现在我们就提供几种治疗方案,你们看看,采取哪一种治疗方式更好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