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2011-09-18 10:5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夜里又梦见那个人了,一个困扰了十几年的梦,一个莫名其妙地童年伙伴,怎么就那么执着的缠绕于梦中?每次梦见他我要就纠结好几天,说不出来的感觉,怅然、而又困惑。
  
  奇怪的是,每当我已经把这个人、这个梦彻底忘记的时候,那个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就会再次进入我的梦里来——梦里,我跟他是好象应该是那种很亲密的关系,是家人,似夫妻又似姐弟的关系。而且他的姐姐们总是让我叫她们的母亲“娘”,还说“咱娘怎样怎样的“——梦里的情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感情也那么真诚,那么亲切……而且每次,他都会因为突然的原因而离开,之后我就有一种无力挽留的无助与悲凉感,极力地想为他做但什么,却又什么也做不了……然后就惊醒!
  
  惊醒后心头的内疚感以及别离后的伤感就会如同真的经历过一样,久久挥之不去——
  
  因为这个梦太蹊跷,也太频繁,感到很困扰,所以我曾经把这个梦说给母亲听,母亲问我:你是否在小的时候跟他特别“要好”,所以才老梦见他?我明白:母亲隐含的意思是,他难道是你的“初恋”?
  
  我很肯定地否认。
  
  小时候真的没有任何其它的感觉,也没有发生过值得深刻怀念的故事,我们是同学,从小学“育红班”一直读到四年级,他就举家搬迁去了外地——因为父亲工作在外地。那年我们才十岁,他给我的记忆是:学习很认真,成绩却一般,少年老成,是我们班的副班长,但威信却胜过正班长,正班长是我的同桌,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个性却有些怯懦。班级里的有几个捣蛋鬼很棘手,正班长多次警告都无济于事,只好低头写他们的“黑材料”,以备在班会上交给老师。身为副班长的他,按说应该协助正班长维护课堂纪律的,而他却不管,他说:那是正班长该管的事情,他只管收作业。
  
  有时候,捣蛋鬼们实在太不象话,搅得全班同学都无法自习!当正班长已黔驴技穷、已经放弃努力的时候,他却会突然地、出其不意地、低吼一声:“你们都给我安静!回到座位上去!”奇怪的是——班里顿时安静下来,甚至是鸦雀无声了……
  
  他的三姐比我大一岁,比我们高一年级。因为村里人都说我跟他三姐姐长的很象,所以双方的父母还曾经开玩笑说,应该让我们拜为干姐妹。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什么叫气质,然,却总得他三姐姐骨子透着那么一股贵气。不卑不亢、不焦不躁,厚道又很威严。
  
  至于他的另外三个大姐,我就不了解了,因为年龄差距有点大。
  
  这就是关于他,以及他们姐弟的记忆。我们家跟他们家既非近邻,也非近族。没有亲密交往,就只是一般乡亲而已。
  
  自从他们家去了外地,就再也没回来过,已经接近三十年。我们村里的乡亲们都已经淡忘了这家人——这家曾经与我们同村生活过二十几年的人。他们生活在别处,另一个跟我们的生活毫不相干的世界。
  
  可是,为什么老是来干扰我呢?为什么总是跑进我的梦里来?偶尔的一次,也不足为怪,可偏偏那么频繁那么怪异。
  
  难道,前世——他们真的曾经是我的家人?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