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二十七)  

2011-12-05 15:4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七章   萝卜事件


 

妞妞已经在新学校里上了一个星期。一切看似不错。

彩云也安心了不少,一天,吃午饭的时候,妞妞神态甜美地告诉爸、妈:“语文老师夸我长得俊,又文静。说小姑娘就应该这样呢。”

 

“是吗。不错。这样妈就放心了!”彩云高兴的说。

“切,你刚来,还不了解我们语文老师,实际上,老师说你文静的真实意思就是笑话你‘傻头傻脑’的,你还美孜孜的呢,很享受呢。”耐梅嗤之以鼻。

“你胡说,不是的,老师还夸我俊呢,老师是真心的。”

“好,你俊,你多俊呀,但光俊没用,得看学习成绩好不好,要是其中考试再考个倒数第三,看同学们怎么笑话你,老师还有没有心思夸你长得俊。”耐寒专提不开的水。

果然,妞妞刚才的笑容立刻荡然无存,咕嘟着小嘴巴,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没事的妞妞,让你耐寒姐多辅导你,只要你肯努力、认真地学,成绩会赶上去的,有句话说的好:天才出于勤奋!意思就是要靠自己多努力,才能有成就。”爸爸安慰妞妞。

“是呀,每天放学回来不能光疯跑疯蹿的了,多复习、多背诵,数学题也要多做、多算才行啊。”妈妈说。

“切,努力也白费,笨蛋就是笨蛋,一般长得俊的女孩子都是笨蛋!”耐梅继续打压妞妞。

“你给我闭嘴!你没资格说别人!你自己的成绩也就比妞妞稍微好一点,还是靠你姐的辅导。你先考个第一回来,再编排别人!”爸爸厉声呵斥!

“切,我才不考第一呢,我干啥要抢妞妞的风头啊,还是把考第一的机会让给妞妞吧!她比我能!”耐梅虽然胆怯了,但依然不服气,低声咕哝着。

“耐梅。”耐寒狠狠盯了妹妹一眼。

耐梅这才乖乖低头,继续吃饭。

“我吃饱了,我要去茅房,回来再去看看小兔子,就准备去上学了!”妞妞从板凳上出溜下来,跑了出去。

“新妈,你管不管呀,哪有这样恶心人的呀,人家正吃饭呢,她却要去拉!这还怎么吃啊?”耐梅似乎又逮着理了。

“她拉她的,你吃你的,谁让你去‘那里’吃了?”耐寒戏谑道。

“姐姐!!!”耐梅大怒。

新妈和爸爸却忍不住笑起来。

 

“妈,爸,兔子妈妈怎么了?怎么不吃东西呀,是不是生病了!”妞妞解完手从厕所出来,趴在兔子筐边上惊呼。

“是吗?早上我给了些白菜帮啊,没吃吗?”彩云放下碗,走出屋来。“呀,还真没吃。难道病了?”彩云看了看,的确如此。

耐寒姐妹俩也跑了出来,都围在兔子筐旁边,既心疼又无奈的看着不思食饭的、烦躁不安的兔子妈妈。

“我觉得它可能是吃腻了白菜帮,上顿下顿光吃白菜帮,要换我也该吃够了!”耐梅说。

“那不吃白菜帮吃什么?,咱们家又没胡萝卜,没办法给她换口味呀。”妞妞说。

 

上学的路上。

三个孩子都在担心兔子妈妈的健康,万一兔子妈妈生病死了,那小兔子们可怎么办呢?多可怜啊!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关于胡萝卜的。”耐寒说。

“胡萝卜?哪里有?”耐梅急忙追问。

“凤美家今年种了好多胡萝卜呢,吃不了,又懒得去卖,所以,都储存在他们家院子前面的地窖里。那天我看见凤美进去拿来着。”耐寒说。

“那我们去向凤美要点?”耐梅试探着问。

“要?切,凤美那德行你又不是没见过,你要跟她要的话,她一准仰着脸尖声尖气地跟你说:‘哎呀,你们要萝卜呀?这可是我们家都没舍得卖的呢,我舅妈要,俺爸妈都没舍得给呢。不过,既然是你们要,那就跟我妈求求情,送给你们一点吧。’这德行,给我们一点萝卜,就象是给我们多大的恩惠一样,你受得了哇?”

“那怎么办呢?就直接跟她妈妈要点吧?”耐梅追问。

“要什么呀要,这么不开窍!还说妞妞笨呢!他们家晚上就用玉米秸杆遮掩一下地窖口,又没人看着……”耐寒弦外有音的说。

耐梅茅塞顿开:“哦 !我明白了!”

 

第二天中午。

三个孩子刚放学回家,就觉得家里的气氛不大对劲,爸爸脸色铁青,新妈也一脸凝重。耐寒暗自悲呼一声:“完了,可能东窗事发了!”

果然,爸爸把她们藏在床底下的一篮子萝卜给提了出来。

“这是谁的主意,啊?说,谁的主意?!”耐寒从来么见过爸爸发这么大的火,脸色这么难看。耐寒觉得双腿都在打颤了。

“今天早上,凤美的妈找来了,人家是顺着你们掉在路上的萝卜找到咱家的。”新妈说出原由。

耐寒暗自叫苦:这两个笨蛋!干吗要装那么满啊,告诉她们装多半篮子就够了,却偏不听,这下可好了!被人追到到家里了!铁证如山,连抵赖的余地都没有。

“谁的主意?啊?”爸爸的声音如同霹雳,三个孩子都吓傻了。

“耐梅?”爸爸点名了!

“不是我,是姐姐的主意,我跟妞妞只是按照姐姐的意思下地窖收萝卜。”耐梅战战兢兢地回答说。

“不要诬赖好人,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去偷萝卜了?我说过这样的话吗?”耐寒强词夺理。

“你虽然没说过,但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你怂恿我们去偷萝卜,本来我想跟凤美的妈要点的,你说去要显得跟欠他们多大情分似地,所以才唆使我们去偷。”

“你胡说!”耐寒绝望了。

“行了,别再狡辩了,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今天,你们两个罚站一小时,不许吃午饭。”爸爸用粉笔画了两个圈,厉声呵斥:“进去!”

“爸爸,妞妞也参与了!”耐梅见妞妞居然要独善其身,很不服。

“她是被你们怂恿蛊惑的,连从犯也算不上,是被你们硬拉下水的,所以免于处罚!”

“爸!偏心……”耐梅感觉非常不平衡、委屈。

“妞妞,你也站过去。”彩云从齐新辉手里接过粉笔,也为妞妞画了一个圈儿。“要跟姐姐们站一样长的时间,中午不许吃饭!”

“彩云,这件事与妞妞没关系,是这两个大丫头的主意。”齐新辉感到于心不忍。

“妞妞也是你的孩子,犯了错就要一起接受惩罚,没有什么不忍心的,自古娇儿无孝子,对于犯这种关系到孩子成长和人品的错误,就要严厉惩罚,严加管教!没什么好说的。不光这次,以后我们还正儿八经地给孩子们立一些规矩和行为准则,只要触犯了,就用这种方式惩罚。妞妞不能例外!”

成长没有约束

就会犯错误

严厉的惩罚是为以后的成长

铺一条尽量平坦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