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四十三)  

2011-12-26 13:4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十三章震撼
  晚饭是彩云做的。自从耐寒回来彩云就一直显得忐忑不安。
  吃晚饭的时候,耐梅还没有出现,而且彩云对耐梅的去向也是欲言又止、讳莫如深,这更引起了耐寒的怀疑。
  “爸,耐梅到底去哪儿了?你们怎么就不能明确的告诉我呢?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呀?”耐寒无心吃饭,她很想尽快见到妹妹,姐妹俩从小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相隔这么长时间不见面。
  爸爸低着头,声音低沉而无奈:“我们也正在找,已经找了好几天了,还没有消息,这几天都是你舅舅跟你叔叔来帮咱们家干活,我一直在找孩子,自从她失踪后,今天是我第一天下地。”
  “什么?”耐寒惊诧地站起身,“爸爸您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啊?您是说耐梅不见了?离家出走了吗?是您把她打出去的?她又闯什么祸了?”
  “等一下,我跟你单独谈谈吧。”爸爸说。
  “不必了!有什么背人的话,都是自家人!”耐寒的脸色骤然变的很难看,她把质疑的目光一下盯向了在爸爸身旁坐着的后妈——程彩云。
  虽然没说什么,但那凌厉地眼神已经表达了想说的话:“是你吧?一定是你这个女人在作祟,把我妹妹逼地离家出走了?我真是看错了你!”
  “耐寒,不要看你妈,这不是你妈的错,是我的错,我打了她,下手很重,所以……”
  “哦!是吗?怪不得了!我就说嘛,怎么会平白无故地不见了呢!爸爸,您是从什么什么时候起学会打人了?”耐寒阴冷地话里矛头很明显:爸爸之所以开始打人了,那始作俑者还会有谁?以前爸爸可不会打人!
  “妞妞,我们去厨房唰锅。先让姐姐跟爸爸说会儿话。”彩云拽过妞妞,起身躲避去了厨房。
  “耐梅应该没事,她这么大,应该懂得自保了。可能是被好心人家暂时收留几天吧,估计也快回来了,等我种完麦子,就去外面仔细打听。”
  “爸爸,您还真乐观,就不怕她是被坏人掳走的吗?就不怕她会掉进河里吗?爸,您真的变了,我们在您心里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是吧?耐梅说的没错,爸爸真的变了!起初我还不相信,还为此骂过她,看来是我错了!我冤枉了妹妹、看错了你们!”耐寒眼睛里立刻奔涌出悲愤的泪水,连珠炮似地指责、质问着爸爸,“后天就是中秋节,老师让我们回来跟家人过团圆节,而您却告诉我耐梅不见了!到现在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您们却还在家里安安稳稳的吃饭!居然还能咽得下去!”耐寒说罢‘砰地’一下撂下饭碗,就跑了出去。
  “耐寒,你去干吗?”爸爸追出来。
  “我去找她!”
  “你去哪里找她?”
  “不管去哪里找,总要找找才能有希望!”
  “你不要冲动,这么去找只能是徒劳无功。”
  “那就死等吗?爸爸还真想的开!”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团结一致、共同坐下来商量个具体的寻找办法,怎样找才能更有效率。再说了,你就不想知道原因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也一向很理智,总要把话听完再做决定是不是啊?耐梅又不是被绑架,难道会在我们谈话的这短短半小时中就没命了吗?”
  耐寒站下了。刚才被悲愤情绪冲昏头脑的她,也感觉自己确实有些莽撞和冲动了。
  “耐寒,我去把你妈的烧纸拿过来,我们一起去给你妈上上坟,咱们在路上边走边说,啊!”
  齐新辉转身进屋,去取烧纸、供品。
  
  此时的耐梅,正发着高烧——躺在收留她的、老夫妇家的床上。耐梅满嘴唇都是燎泡,嘴巴里在喃喃说着胡话。一位保健医生正在给她输液——
  那对收留她的老夫妻,恭敬地站在保健医生的身后,听侯差遣。
  
  “给我倒杯开水,我要消毒。”医生吩咐着。
  女人急忙去拿暖瓶。
  “给我找根结实麻线,我要挂吊瓶。”
  女人又急忙去找麻线。
  “这孩子你们是从哪儿捡的呀?真可怜,好像被人打了,还打的不轻呢,后背上有两道鞭伤,都打破皮了,怎么这么狠啊?这么点孩子,居然下这样的狠手。”保健医生一边用酒精给耐梅擦拭伤口一边同情地唏嘘着。
  “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捡到她的时候,是昏倒在路边上的,猜测这孩子大概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儿呢,就把她抱上了马车。刚开始她对我们很抵触、戒心很强,我们也不敢给她脱衣服啊?所以也就没发现这伤口。”
  “我说呢,都好几天了,幸亏伤口没被感染,否则恶化流脓,这孩子可就更受罪了!”保健医生处理完伤口站起身嘱咐:“盐水打完了就去叫我起针,瓶内的水剩三指深的时候叫我就行,不要太晚了。”
  “如果你忙,我自己起针也行。”老男人说。
  “哦!忘了,你本身也是医生嘛,虽然说是兽医,但起针应该没问题的。用手指轻轻按压针口处的胶布,然后迅速、平稳的将针抽出来就行,再继续按压着针口处一分钟,免得出血,不要揉啊。”
  “好,好,我知道了。”老男人恭谦的点头答应着。
  “我看啊,这个孩子即便有父母也强不到哪儿去,谁家的父母眼睁睁看着孩子被打成这样不管啊/?没准就是被家长打的呢,叫我说啊,你们也别往回送了,干脆就留下这孩子得了,你们不是也正缺少这么个孩子么?家庭条件又不错,抚养个孩子也不是负担,权当救这孩子一命。”保健医生似乎是随口地建议,却让老夫妻俩眼前一亮。
  保健医生收拾好药箱,告辞离去。
  夫妻俩又回到屋里,相互对望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唉,要不,我们就把这孩子留下吧?”


  去往村南公墓的路上。
  耐寒与父亲一边走,一边延续刚才的话题。
  “或许你也不相信,但这确实是耐梅干的,我当时也是在气头上,所以才打了她!这是小事情吗?人命关天啊?后果你也看到了?”爸爸说。
  耐寒停下脚步,抬头怔怔地望着父亲。
  “你怎么了?不敢相信是吧?当时我也不相信,但这是耐梅亲口承认的。”齐新辉以为耐寒在误会他编造谎言。
  耐寒听完爸爸的叙述,情绪反倒平静了下来。
  
  “不,爸爸,我信。这事耐梅干的出来,而且还是早有预谋。”耐寒几乎是很淡然的说出这句话,并没有对这个结果表现出过分的惊讶。
  “你,你说什么?”耐寒的这番话倒让齐新辉感到大为惊异。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