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二)  

2011-11-09 11:2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相依为命

 

妈妈不在了,爸爸自然就成了耐寒姐妹唯一的依靠。无论如何,爸爸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因此,耐寒觉得:要尽快学会帮爸爸分担家务,让爸爸尽量感觉生活轻松些。

所以,一放学耐寒就赶紧往家赶,学着做饭、洗衣服,打扫院子,这些活学起来似乎并不难,耐寒很快就学会了。

爸爸早在一年半以前,就曾对耐寒妈妈说过:“咱们也快过上好日子了,据说马上就要分田到户,叫责任田,承包给咱们,让咱自己种。别的省份,已经有这么做的了,说是粮食产的格外多,除了上缴一部分公粮,其余的都是自己的,自己可以留下吃,吃不了的还可以粜,随便愿意种什么就种什么!不久的将来,咱们就不用吃大锅饭了。那时候,说不定就可以天天吃白面馍。”

耐寒姐妹俩依偎在妈妈身边无限憧憬地问爸爸:“那,能天天晚上点蜡烛,不点煤油灯吗?晚上在煤油灯下写作业,早上起来,鼻孔里都是黑的,擤鼻涕也是黑的。如果天天晚上点蜡烛写作业,早上起来鼻孔里就会很干净。”

 “能,应该能吧?不,是一定能。”爸爸肯定的说。

“能有秀丽家那样的戏匣子吗?人家家的戏匣子是城里的姑姑给买的,没有电线就能唱,能说话,还可以换台,想听什么就能听什么,不像咱家的喇叭,是挂在墙上的,只有一个广电播台,还有时间限制,晚上都不播音。人家那个没有电线呢!晚上还能说到八、就点的呢。”耐寒说。

“那是无线收音机。”爸爸给了答案。

“要是咱家能买上,那我就天天听戏,我最爱听戏,小姑不贤,姊妹易嫁呀……奇怪了,那戏匣子里没有电线跟电台连接,那声音是怎么传进去的呢?”妈妈眼神里满是疑惑。

“那是电波传送”。

“啥是电波?”

“电波就是……,咳,跟你讲你也听不懂。

 “如果咱家将来也能买上无线收音机给多好。”耐寒说,

爸爸沉默了,耐寒不敢再问。耐寒知道爸爸又开始思念妈妈了。

“要能治好你妈妈的病,该多好,即使她什么活都不能干,整天躺在床上听收音机也好啊。至少是个完整的家。那样的话,咱们家以后的日子就只剩下幸福了……”爸爸沉重地叹了口气。

 

是的,妈妈还是走了,她没能等到这一天。妈妈死于心脏衰竭。耐寒在那一刻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将来当医生——做一名专门之治疗心脏病的医生!

 

在妈妈去世那年的秋后,就真的分田到户了。

这以后的日子里,爸爸更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地里找活做,除了责任田种了棉花和小麦外,自留地、肥经地,也都种满了。能种树的种树,能种麻的就种成麻,还种了些棉槐,这样可以秋后纺绳子、编筐卖,增加家里的经济收入。

爸爸在干完活后回家的时候,脸上挂着的是疲惫的满足。有一种不易察觉的信心与微笑隐藏在表情里。那表情里有对明天新生活的向往以及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耐寒就是在爸爸那难得的细微的笑容里小心翼翼地获取着家庭的安全感。

为了让爸爸和妹妹能感受到家庭的温馨,耐寒竭尽所能,把家收拾的很干净,每天放学回来,除了扫院子做饭,还要把桌子条几擦的一尘不染,扬木条几上总是有序地摆放着茶叶盒子、竹编的暖瓶,空着的白酒瓶子,一般那些能摆上条几的白酒瓶子都是在庄户人家看来比较高级的酒,有些甚至就是花瓶状的,很有美感,所以舍不得扔,就拿来摆在迎门的条几上当装饰品。条几的一头总是无序的放着她跟妹妹扎头发的皮筋,剪子,线轴、玩具沙包,毽子、麻绳等物件。

 

 

 

归来  (二) - 秋香怒放 - 妹妹的博客

 

条几地正中央摆放着的,是当年爷爷在队里看树时乡里奖励的毛主席石膏像,由于爷爷在当护林员期间恪尽职守,所以,特地给爷爷颁发了象征最高荣誉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地石膏像,还有可以悬挂在墙壁上、方方正正相框状的。那是要自豪地挂在迎门位置。耐寒会把爷爷的、也是属于这个家的、曾经地、无尚荣誉,尽可能擦拭地锃明瓦亮。

有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拣到一张漂亮的画报,或者连环画里的损页,耐寒也会把它带回家,仔细的擦拭干净,然后端正的贴在墙壁上,左端详右端详,只要觉得能够为家里增添些生气,就很满足。

后来,那些画就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更换,从连环画的损页,变成戏剧画,后来变成花鸟风景,再后来就是当代明星照……

一般情况,只要爸爸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耐寒会给爸爸烧好洗脚水,乖巧地帮爸爸洗脚。看着爸爸拖着一天的疲倦转身睡去,她才带着妹妹回她们自己的小屋。

有天晚上 ,妹妹趴到床上却不肯睡觉,缠磨着耐寒要吃的,不知是身体需要营养,还是精神需要寄托,总之,耐梅需要填补些什么。

也是,如果妈妈还活着,妹妹现在肯定还拱到妈妈怀里吃奶呢,虽然已经没奶水了,但至少可以吸吮到妈妈的爱怜与温暖。

家里去年晒的地瓜干已经被耐寒和妹妹吃完了,耐寒也喜欢吃零食,每次去上学,就偷偷到厨房的大瓷瓮里去偷一些装进书包,自习课偷偷拿出来咀嚼。实在没的可吃了,就啃噬铅笔头,不知不觉把铅笔顶端地木屑都给咬下来了,一支铅笔往往是不等里面的铅用完,皮就被啃完了。

其实,班里其他同学也都带零食,只是人家带的零食要比耐寒的高级些,人家带的是碎干粉头儿。那时候没有花生、瓜子,也没有香蕉、苹果可以吃。至于香蕉,耐寒是见都没见过。

  怎么办呢?耐梅一个劲地跟她要吃的,耐寒在犹豫:要不要把爸爸藏在粮仓里的碎干粉头偷出来一点给妹妹吃,那是留着来亲戚招待用的,如果被爸爸发现,肯定会打她一顿。但低头看看可怜巴巴望她的妹妹,耐寒又实在不忍拒绝、让她失望。

  最后决定:即便是被爸爸打一顿也认了,她要去给妹妹偷……

  耐寒蹑足潜踪溜到粮仓前,轻轻地、把粮仓的门板一页一页的卸下来,尽量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她想,我只是给妹妹抓一把,应该不会被爸爸发现。

  门板被卸开了,她钻了进去——

耐寒挨个蛇皮袋子的翻找,里面是些咋七杂八的粮食种子,有半袋子高粱,是准备种在地头上的,有半袋子黄豆,是留着来亲戚换豆腐的,还有一袋子棉花,那是准备弹成棉絮给她跟妹妹絮棉袄的,还有一小包白菜种子,放在高粱袋子上。

另外有一个牛皮纸包里,还包了些种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对了,耐寒记起来了,好象是花种,是爸爸从一个老教师家里淘换来的听爸爸说那花名叫“步步高”。

爸爸总是闲不住,地里的活干完,就在院子里种些花草,丝瓜,韭菜辣椒什么的,不大的小院子被爸爸种的满满当当,热热闹闹。桃树也是每年都很仔细的修理、剪枝,所以,每年秋后那树上就硕果累累,让人眼谗。那是她跟妹妹最幸福、最甜蜜的日子了,每天都有“甜头”可以尝。

干粉头呢?在哪里?

耐寒在狭小的粮仓内左拽右摸——装干粉的袋子就挨着那一袋子棉花,她一摸,有扎手的感觉,就确定了。她兴奋地去解口袋。等把口袋头揪出来时,却傻了眼:口袋口不是用麻线系着的,而是被爸爸巧妙地挽了个猫头扣,不知道他是怎么挽的,她不会弄,如果口袋打开了,那她根本没有办法把口袋挽成原来的样子!

  没办法,只得爬出粮仓,把门板重新安装好,空手而返——

  

  第二天中午,耐寒放学回来。

  爸爸在屋里编棉槐筐。

  爸爸每集都会把这些筐拿到集市上去卖,自己家的自留地里种了绵槐,秋后割了可以编一个冬天,或者想什么时候编就什么时候编。肥经地里还种了些麻,那是用来纺绳子用的,麻成熟了以后,割了晒干,而后浸泡在池塘里,让它们离骨。用它们的皮来纺绳子。

  耐寒不知道爸爸是否发现了昨天晚上粮仓有被撬动过的痕迹。

  她心虚地、轻手轻脚地、绕过爸爸的绵槐条子,想先溜回自己的小屋,(耐寒跟妹妹是住在里屋地。)

  爸爸看似漫不经心地一句话,把她吓了一跳:“昨天晚上,粮仓好象招老鼠了。而且这只老鼠还不小,居然还能把粮仓门给撬动了。”

耐寒偷偷吐了一下舌头,假装糊涂:“咳,咳,哦,是——吗?”

“这应该是只笨老鼠,看意思是想进去偷干粉头儿的,却打不开袋子口,还被袋子口的‘猫头’扣给吓跑了,你说这只老鼠笨不笨!?”

  耐梅做了个鬼脸在一旁咯咯地笑起来。

  耐寒窘地无地自容,跑过去揪住妹妹地耳朵:“死丫头,你还笑,还不都是为了你!?”爸爸也笑了。

对于儿女的一切行径和心事,做父母的都会了然于心,只是有时候,出去对孩子的爱,不会直接点破而已。


 日子或许艰难
 但我们依然能挖掘到温暖
 亲情相依的感觉
 虽苦犹甜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