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十九)  

2011-11-28 15:0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九章   另类惩罚

妞妞跑进北屋,断断续续地向妈妈哭诉着刚才遭遇的一切。程彩云楞了楞,蹲下身子搂起女儿轻声安慰着:“妞妞不哭,小姐姐那是跟你闹着玩呢。不就俩花生么,不值当的哭成这样啊。”

“不是,耐梅还说我是笨蛋,不让我吃她们家的饭,说这里没有咱们的地,不应该在这里吃她们家的饭。”

彩云的脸色有些黯然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儿才好。

正坐在一旁纺绳子的齐新辉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妞妞先别哭,我先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对了,花生咱这里还有呢,本打算给你们零碎解谗的,现在把耐梅的那份作废,再给你六个,哈。”齐新辉递给妞妞一小把花生。抽身去了东屋。

彩云把妞妞手里的花生拿出来,只给妞妞留下一个:“妞妞,这是小姐姐的,咱们不能吃,得给小姐姐留着,等去奶奶家的时候,妈妈会给你买好多,哈?其实,小姐姐就是在跟你闹玩呢,你不要动不动就哭,这样会让爸爸烦恼的,自己要学着坚强点儿。这里是我们的家,即便受了什么委屈,也不要去向奶奶哭,这样不好,知道不?”

“可是,耐梅不喜欢我,老欺负我。”妞妞依然噙着眼泪说。

“那是因为耐梅还不了解你,对你不熟悉,等熟悉起来,你们就能象朋友一样了,没准以后一天不见你就会想你呢。”

“真的么?”

“当然啊,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还有,以后有什么事,尽量不要当着爸爸的面讲,私下里跟妈妈说就行了,如果耐梅因此而被爸爸打,你说耐梅会记恨谁呢?对不?凡事要动脑子,长心眼才行哦!”

“哦,知道了妈。”

“那就好,真是个好孩子。”彩云夸赞说。

“妈,晚上我想跟你一起睡。”

“跟耐寒姐姐睡不好么?耐寒姐姐也欺负你了么?”

“不是,耐寒姐姐没有欺负我,可我想你了。想让妈妈搂着睡,为什么耐梅都可以跟你们睡,我却不能?”

“好吧,那晚上,就到这屋里来睡吧。”

 

东屋里。

耐梅靠墙根立正站好,低着头挨训。

“耐寒,你从学校里搜集的粉笔头呢?”齐新辉问。

“ 哦,我给您拿,要粉笔头干什么呢,爸?”

“有用。”

耐寒从抽屉里找出一支比较长的粉笔头递给爸爸。

齐新辉走到院子中间,画了一个小小的圆圈。之后重新走进屋子里问耐梅:“你错在哪里了,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分了吧?以后还敢这样欺负妞妞不?她是你的小妹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是没有了妈,而她是没有l了爸爸,她跟你们一样,都是缺失一半爱的孩子,你新妈来到咱家,你跟妞妞就都有了爸爸、妈妈。别人也不会再看不起你们、说你们是没人疼的孩子了。在这样相同的命运下,你们更应相互关爱、相互谦让、相互尊重、团结互助才对,怎么能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去伤害人家的心?还骂人家是笨蛋,你又比人家聪明多少?你在班里不也就勉强占个中游么?”

耐寒幸灾乐祸地频频点头:“爸爸说的对,我悟性好,早就想通了。您这样一说,我等于又受了一遍教育,加深印象了。”

耐梅狠狠盯了姐姐一眼,低声骂了一声:“叛徒、汉奸。”

“你说什么?在骂谁?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骂别人?”爸爸的耳朵很灵敏。

耐梅重又耷拉下眼皮,但语气却依然很生硬:“我没错,是爸爸偏心了。凭什么多给妞妞俩花生仁儿。你分的一样多,不就出不了这事了吗?还怨我呢。”

“我当时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再说,即便是多给她俩,又有什么可挑理的?她刚刚进家来,还算是半个小客人,何况还比你小,叫你姐姐,当姐姐就得有当姐姐地肚量和代价。你耐寒姐什么时候因为吃的东西跟你争抢过?不都是尽量着让着你么?”

“对,惯的她,我以前就说过,不能这样惯着她的,您还数落我。”耐寒讪笑着,见缝插针的落井下石。

“你少插嘴,没你的事,一码归一码,你别煽风点火的。”爸爸回身斥责大女儿。

耐梅解恨地偷瞄了一眼姐姐,撇了撇嘴:“该死的叛徒,活该。”

“我刚才的话,你听明白了吗?你这样做对不对?”

“那不一样。”耐梅咕哝着。

“哪里不一样?”齐新辉强压着怒火。他虽然明知道女儿所说的‘不一样’指的是什么。

“就是不一样……”耐梅很拧。

“好了,我就知道你会这态度,我也不打你、不骂你,要是打骂还觉得对不住你死去的妈呢,除非把我逼急了。但就你现在这态度,看样子不给你点惩罚你还真是想不通。出来!”齐新辉把小女儿拽到院子里。

“站到圈里去!”齐新辉怒斥道。

彩云从屋里出来阻拦着:“你在干吗呢,都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干吗跟她们较尽呀,别看这会她们两个闹了点别扭,一会就又跟小狗子似地凑一块儿嬉闹了。”

“你别管。教训孩子的事你别管,我又不会难为她,就是让她站在圈里头反省反省。”

“大冷的天,要反省也得在屋里呀?”彩云有些不忍心了。

“在屋里?还不如让她躺在被窝里,再给她灌一个暖水袋呢?那能反省的了吗?就得在外面冻冻脑子才能清醒,别管了,咱们都进屋去。她什么时候想通了、认错了,什么时候进来。”

彩云与妞妞被齐新辉拽进了屋。

耐寒高声问爸爸:“爸爸,这个圈叫个什么名堂,我记得好象有个恰当的成语能形容这个圈儿的呀,一时想不起来了。”

“画地为牢!”齐新辉愤愤地应了一句。

“嘻嘻,爸爸真有学问,连画地为牢都知道。”耐寒依然是一副事不关己地神态,跟随大部队进了屋。

耐梅一脸的宁死不屈,直挺挺拔站在圈中间。

耐寒回到屋里转了一圈又出来,走到院子里,凑到耐梅跟前过,伸手拨拉了一下耐梅的脑袋,戏谑着:“别说,你这样的气节还真有点象刘胡兰!不过,人家刘胡兰好像不是为了‘俩花生仁’被砍头的吧?”

这就是小孩

仗着被宠爱

可以耍无赖

道理讲不通

情理不明白

眼皮一耷拉

水米泼不近

油盐不入菜

惹的父母

干着急

好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