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十二)  

2011-11-22 19:2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    爸爸的请求

齐新辉内心很是感激;女儿们能够理解与接受。其实,他也能够理解孩子们此时的心情与忧虑,她们是怕被后妈虐待、并瓜分了他的爱、是怕从此失去了父亲的‘全心全意’!

他需要做的是;等彩云母女进门后,更要加倍对她们的疼爱,以次来证明:后妈的到来,带来的并不是阴霾与欺压,而是快乐与温暖,只有这样,两个孩子才能慢慢消除敌意,逐渐明白:原来她们的得到的关爱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除了增加对她们的关爱以外,她们什么都不会失去,这个家什么也都不会改变!

礼拜天。

齐新辉对两个孩子说:“耐寒、耐梅,今天咱们一起去看望姥姥。”

“您也去?为什么?”耐寒有些诧异。

“对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跟姥姥商量呢!”

“还商量什么啊?日子你们都定好了,不是年底就办么?”耐寒反应冷淡。

“哪里话,给你姥姥认女儿的事,怎么能不通过你姥姥?年底能不能办,还得要你姥姥说了算啊。”

“那女人跟我姥姥一点关系都没有。没必要跟我姥姥说这些吧?”

“还是小孩子。不是这么简单的,新妈不只是新妈,也是姥姥的新女儿,得要求姥姥认可才行。”

“那要不认可呢?爸爸就不娶了吗?”耐寒揶揄道。

“……对。姥姥要真的不认可,那爸爸就不要。”

“切,爸爸真狡猾,知道姥姥不会反对才这样说的吧?”

“唉,那你想要爸爸怎么做呢?”

“我没想要爸爸怎么做,爸爸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是都已经做好了吗?”

“耐寒,如果,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我是说,从本心眼里接受不了,那咱就别勉强了……明天,我就去告诉媒人,把这件事作废,取消,就当没这回事情。我不想为了一个女人而伤害我们父女间的感情。在我心里,亲情才是最重要的,爸爸希望有个女人进门来,也只是为了多少能够补偿一点你们缺失的母爱。如果你这样抵触,那就违背了爸爸的初衷。所以,还是算了吧!”

“别别别,那样我可就真成了罪人了。我愿意!爸,我刚才在跟您开玩笑呢,逗您玩儿,好吧,那咱们现在就去姥姥家!”耐寒极力挤出些轻松地笑容,来证明她确实是在‘开玩笑’。

爸爸刚才的话,让耐寒感到很感动,不管爸爸这话里水分有多少,她依然很感激爸爸能考虑到她们的感受,并且这样表达出来,让自己安心。既然爸爸能够为了女儿们的感受放弃坚持,自己又为什么不能站在爸爸的立场上考虑一下呢?

 

姥姥家。

姥姥吩咐舅舅沏了茶,又差遣舅妈准备午饭,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等待女婿说明来意。

“娘,我这次来是为了,是这样的……是想……”齐新辉想找一种最恰当、又最委婉地方式来说出这件事,可当他的目光落到到岳母那张不怒自威的脸上时,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路上准备好的台词一句也用不上了。

“姥姥,爸爸真的要给我们娶后妈了!”耐梅有些嗔怪地冲姥姥喊起来,仿佛爸爸要给她娶后妈,全是姥姥上次念叨这件事情的结果。

“哦?是吗?”姥姥把目光转向女婿。

“是的,那女人还要带一个孩子过来,跟我一样大的孩子!”耐梅几乎要哭了。

齐新辉不敢直视岳母的眼镜,把头低下来,小声地回答:“是。因为两个孩子还小,的确也需要有个女人来照顾,娘,您觉得呢?……”

“小雨啊,把你妈没纳完的鞋底拿来,我干坐着也难受,想纳鞋底儿。”岳母突然答非所问地冲着门外高喊了一声。

小雨很快给奶奶拿来了妈妈没纳完的鞋底,交到奶奶手里——

岳母的手有点抖,她是借用纳鞋底来掩饰心中的不平静。

齐新辉有些忐忑不安了,他不在知道岳母会用什么态度来答复这件事。

内弟赵明华有些过意不去了:“娘,姐夫在问您话呢,其实姐夫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对,孩子们也确实需要有个女人来照顾。我姐毕竟已经走了,姐夫也一直在尽心尽力为姐姐治病,没什么对不住我姐的,娘您说呢!”

“是,我知道。我知道。”岳母停下手里的活,耷拉着眼皮不抬,声音平静而低沉。“这些我都明白,我都明白,新辉是个好人,这些年,不论对你姐姐还是对我们家,真的是仁至义尽了,我虽然没读过书,但从小就听我哥哥说书,这些道理我都明白。暂且抛开孩子不说,你姐夫也还年轻啊,人这一辈子长着呢,哪能就这样孤孤惺惺地过一辈子呢?拉扯俩孩子,里里外外靠他这一个人,也确实不容易,我都知道啊。”

“娘,谢谢您老能体谅。”

“但有句俗话说的好哇——还是让我有些不放心”……

岳母正要开口,忽然看见在一边旁听地外孙女耐梅,忙改了口:“小雨啊,你先领着耐梅去买糖吃,奶奶给你一毛钱。”

耐梅被小雨领了出去。

支开了耐梅,岳母重新坐下:“俗话说:有后娘就有后爷,铁打的汉子随了邪!这女人呐,都自私,都是向着自个亲生的孩子,也说不得心眼好不好,人心都这样,不能说是厚此薄彼,就是情不自禁。这是天性,你明白不?”

“娘,这种事情不会的,有我呢,我不糊涂。”

“但愿啊,男人呐,就怕耳根子软,耳根子软、闭着眼镜只信老婆话的的男人,即便是皇帝也能亡国,何况是咱平头百姓?要是那样的话,恐怕这家可真要散了,轻了众叛亲离,重了就得家破人亡,孩子们已经没有亲娘来疼了,不能再没有亲爹疼啊?所以,男人处理家事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摸着自己的良心分辨是非,不能听信一面之词,为了讨好老婆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骂自己的孩子。那样孩子们可真就没活路了。当然,孩子要真有错,该管还得管,也不能惯着、纵容着她们。但做为你,要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唉,难啊·!”

“娘,我知道,我知道的,以后,我会加倍对孩子们好,凤娇已经不在了,本身孩子们就够可怜了,我怎么可能……”

“一个女人,出一家进一家的也不容易,咱们呐,也要实心实意地对待人家,不能跟防贼似地,整天盯人家的毛病、挑人家的错,你们这也是缘分……人家来,毕竟也是想跟咱们好好过日子的——唉,谁让凤娇她自己命薄,这怨不得别人!我也知道:死了老婆再续弦是天经地义地事,可就是这心里呀——总觉得疙疙瘩瘩地难受,也不是冲你;就是,一看到你就会想起我那狠心的丫头来!你也别怨娘刚才说那些话刻薄,我只是心疼凤娇撇下的这俩孩子,她们还小,我就是担心她们受委屈——没别的,真的没别的。”

“娘,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们受‘额外’地委屈。我虽然没什么能耐,但却想尽可能地让孩子们过得好一些。她们也是我的亲骨肉,我疼她们的心情跟您是一样的。”

“那就好,那就好哇!那你们定了日子么?准备什么时候办?”

“初定年底。先征求一下您的意见再拍板。”

“都定好了,我怎么能再三言两语的?就按你们原定的日子办就好。对了,过了年,正月初四你们过来吧,以前你跟凤娇也是正月初四回娘家的。”

“娘,我今天来,还有另外一个请求,如果您方便的话,希望您能答应。”

“什么事?”

“我希望成亲那天,能从这里把彩云接走,这也是彩云的心愿,她父母早就都不在了,是奶奶把她抚养大的,而现在,奶奶也已经去世,没有娘家可以回,所以想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娘家……”

 

走了的

已经不可能

再回头

只能留下一些

记忆和悲愁

怎样

才能打开

旧爱的缺口

填补一些

失去后的遗憾

找到一个

重新振作的理由

对于消散了的

我们只能

松开双手

对于抓的住的

我们就好好去珍惜

用心去挽留——

这是对逝者的告慰

也是生者

重获幸福地源头——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