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十一)  

2011-11-21 20:3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接受

耐寒猜的没错,叔叔和婶婶今天告诉她的就是那件事:爸爸要‘娶新’了!后来耐寒还知道:爸爸为了让叔叔婶婶给他当说客,说服耐寒接姐妹俩接受那女人,还主动给婶子送过来一飘面,提过来一条鱼!那条鱼果真就是耐寒跟爸爸逮的、其中一条。她们姐妹实际上在婶子家吃的是“自己家的饭”。也是啊,根据耐寒对婶子的了解;这个人只要不占别人家的光,就感觉自己象吃了多大亏似地,怎么肯搭上自己的血本为爸爸办事呢?

耐寒忽然非常的崇拜姥姥,姥姥是神仙吗?居然有先见之明,事先嘱咐那些话!好象有预感似地,姥姥怎么能预料到爸爸要娶新啊?

对于这件事,耐寒从心底里是抗拒的,后妈这个称谓,听起来就会跟狠毒、阴险、残忍、阴奉阳违等负面的贬义词联系起来,这些都还不是主要的,耐寒觉得自己有能力跟后妈对抗,也有能力保护妹妹,她骨子里是个好斗的孩子,喜欢与人斗智斗勇。更喜欢能有个对手来体现她的智慧和勇敢。她所在乎的主要是:爸爸是妈妈的人啊,怎么可以让别的女人亲近爸爸,分享爸爸的爱呢?即使妈妈已经不在了,倘若妈妈若在天有灵,也会难受的,只是无法表达、无法让人们知道她的难受而已啊。

“不要!我不要后妈!”耐梅直接跳起来抗议!

“耐梅,孩子,你也要为你爸爸想想,你看你爸爸,里里外外一个人忙活,多可怜呐?家里连个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地人都没有!”婶子劝说着。

“我们可以多帮爸爸干活!我们也可以学着缝补、洗涮!而且我们已经会洗衣服了!”

“唉,孩子,你爸爸劳累一天回来,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尤其是过几年你们都去上中学了,家里就你爸爸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发烧感冒地,连个近身照顾的人都没有,难道你们就不心疼?叔叔是个男人,照顾不周到,婶子作为弟妹照顾你爸爸也不方便啊!”

“那就等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再给爸爸找。”耐梅心眼倒很活泛。

“傻孩子啊,谁家的女人会给你爸爸留到那个时候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等你们将来长大、都出嫁了,剩你爸爸一个人,你们就不牵挂?有个女人在身边陪着他,实心实意伺候她,你们也省心是不?这种事情碰机会,不是咱想找就能找的到的,象咱家现在这种情况,有女人肯进门,那就等于是你爸爸烧高香了。对于你们来说;有后妈别扭也就几年,等你们读了初中,接触也少了,就不觉得怎样了,那女人顶多也就跟你们相处10来年,跟你爸爸却是下半辈子。若错过了,你爸爸可就要孤苦下半辈子啊?凡事咱们得长远了看,不能只看眼前啊!”婶子苦口婆心。

耐梅仰头望着姐姐,请求声援:“姐,你愿意爸爸给我们找后妈吗?你愿意?”

“还有,你们是两个女孩儿,你爸爸一个大男人,以后你们成长起来,也会有许多不方便。后妈即使再不好,也是女人啊,现在还没法跟你们说,等耐寒十五、六岁了就有体会了,家里有个女长辈,真的是有个靠头,可以商量、说些女人间地私秘话,这种关系也是全凭处,即便是亲母女,不投缘了还整天吵呢,是不?要是投缘的话,不亚亲母女。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咱对人家好、处处敬着人家,人家还能成心跟咱们过不去?你们这么大了,也都记事了,量她也不敢,她若敢欺负咱,还有我跟你叔叔呢?对不?”婶子补充。

“对呀,她要真敢欺负你们,我出面为你们出气,我即使揍不死她,也揍她个‘下次不敢’了!”叔叔附和着婶子。

“我愿意 ,婶子您别再说了,我跟妹妹都愿意。”耐寒说。

婶子和叔叔这才释然地长舒一口气:“想通了?嗳,这就对了嘛,我就知道咱耐寒是个明白事理的孩子,懂得体谅大人的难处,知道心疼爸爸。”婶子跟叔叔都笑了。

“我不愿意!我没说我愿意!那是你自己愿意!”耐梅依旧态度不改、强烈抗议。

“不愿意你就从这个家里滚出去!”耐寒目光凌厉地盯着妹妹。

“那好,我滚出去!我这就走!”耐梅用力甩开婶子的手,哭着跑了出去——

婶子跟叔叔为难地看着耐寒:“这,这可怎么好?我们怎么跟你爸爸说呀?你爸爸怎么跟人家回话?”

耐寒回过头,语气坚定而平静:“告诉我爸爸,我们都愿意,耐梅也愿意。就让我爸爸跟人家定日子吧。”

婶子、叔叔如释重负:“嗳,好 ,那就好,那你快去撵耐梅,再劝劝她,要好好跟她说,她毕竟小,还不懂事。”

 

耐梅跑出婶子的家门,直接跑向了村南公墓——

耐寒在后面紧紧追赶——

耐寒知道妹妹是奔向妈妈的坟头、去向妈妈诉苦;自从妈妈去世后,这就成了耐梅的老把戏,一有委屈,就去跑去“跟妈妈告状。”

耐寒从后面追上耐梅,一把拖了回来,由于用力过猛,耐梅被姐姐狠狠摔倒在地。

“你想去干吗?又想去妈妈那里告状是不是?”耐寒厉声呵斥!

“对,我要告诉妈,我不愿意,我不愿意爸爸找女人来!我不愿意要后妈!”

“啪地”一声,一记耳光重重打在了耐梅的脸上,耐梅惊呆了,这是怎么了?姐姐此时的表情如此陌生凶狠,这是姐姐吗?是那个平日里宠她、爱她、在欺负她的男生面前;为她出头、替她挡拳头的姐姐吗?姐姐在打她?姐姐居然为了要个后妈这么狠地打她!

“你以为我是因为愿意才答应的吗?你以为我是因为喜欢后妈才接受的吗?你以为我不想有亲妈来疼我们、爱我们?你不记得姥姥的话了吗?婶子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我们能让我们的爸爸为了我们孤苦下半辈子吗?失去妈,我们很难过,爸爸也同样很难过,爸爸并不是抛弃妈妈了,而是妈妈抛弃了我们,爸爸有什么错,我们有什么理由夺走爸爸的幸福?”

耐寒哭着、连珠炮似地大声质问着耐梅,也质问着自己的心,她仰着头放声大哭:“你这个傻丫头,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妈妈知道,怎么可以告诉妈妈,让妈妈在天堂也不得安生!如果有可能,我都恨不得蒙住天堂里妈妈的眼睛,你却主动跑到这里来告诉妈妈,惹妈妈伤心!你这个坏蛋!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笨蛋!……”

耐梅害怕了,她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么悲痛、狂怒、又这么绝望无助的样子;她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扑过去紧紧抱住姐姐,哭着央告:“姐,我错了,姐你别哭,姐,我要后妈、我要!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姐……”

 

如果能够

我们也想忍住眼泪

可是

告诉我

让我们如何释放

内心的伤悲——

 

死亡无罪

争取幸福无罪

那我们是什么

我们是幸福的累赘

还是亲情地傀儡

 

以爱的名义

我们愿意妥协

以爱的名义

我们接受无愧

 

但总要有一种渠道

可以让我们

尽情发泄

我们无奈又无助地

心碎——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