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八)  

2011-11-18 08:5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抉择

齐新辉也几乎是彻夜未眠。孩子们不在家中,更让他深切地预见到未来生活的凄惶,孩子们都上学了,家里空空荡,现在还好,孩子们至少每天能回家吃饭,回家睡觉,要上了初中呢?中学离家远,20来里路,上初中后,孩子们就要在学校里吃、在学校里住,一个星期、甚至两个星期才回家一次。那这个家还象个家么?无论回家还是下地都是形影相吊,自己要有个头疼脑热、发烧感冒的,连个给烧壶水的人都没有!更别说嘘寒问暖的了。

想到这里,齐新辉就打定了主意:明天,买两包烟、称二斤点心,到管理婶子家去说说,求人家成全!至于孩子们,我再慢慢给她们做工作,耐寒是个懂事的孩子,跟她讲明白,她应该会理解的,耐梅还小,还不懂事,只要耐寒同意,耐梅那里就问题不大了!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一大早,齐新辉就穿戴整齐,去村里的代销处称了点心买了烟。提着点心往回走,本来想直接去媒人家的,在路上走着,又莫名其妙地感到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踏实。怎么好象要去做贼一样的呢?这应该是正大光明地事啊,可自己怎么还嘬心嘬胆的?要不,先回去跟弟弟商量商量再定夺?看他怎么说?这毕竟是大事,父母不在了,弟弟是唯一的亲人,不找他商量能找谁去?

 

弟弟齐新春正在院子里补自行车胎。见哥哥过来,忙冲屋里喊一声:“桂英,搬条凳子出来。”

“别,别,咱还是去屋里说吧。”齐新辉隐晦地说。

“哦,有事?那我洗把手。”新春洗完手,随哥哥进屋。

 

“好事呀!这还犹豫啥?赶紧去提亲呀!”新春听罢哥哥地来意,高兴地说。

“就是,大哥还年轻,自己拉扯这俩孩子,里里外外一把手,啥时候才是个头呀!有个女人过来搭把手,这日子才有奔头!孩子们回家也有个扑头,感情是会慢慢处出来的!”弟妹肖桂英附和着弟弟说。

“你们都这么想?也真的觉得这事可行?”

“当然啊,这事往哪儿碰去呀,这就是缘分,否则象现在咱家的状况,还真不好碰这茬儿,人家大姑娘肯定没人愿意跟,进门当后妈不说,也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死了男人的女人本身也不幸,跟你还能有同病相怜地感觉呢,有共同的话题。因为她自己也有孩子,所以将心比心,知道没妈的孩子可怜,也不 至于虐待咱家孩子。也更能理解孩子们的需求,无论是她的孩子还是你的孩子,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啊,从这个角度考虑,我觉得:她会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温暖、跟你一心一意过日子的,你说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决定去管理婶子家,让人家给问问。我就怕这俩孩子接受不了,所以拿不定主意,怕伤了孩子的心……”

“哥,这事你尽管去办。赶紧的,别耽误了。孩子那头你就交给我,耐梅这丫头从小就最听我的话了。”

“真的,能行?”

“不行咱就来个先斩后奏,只要你们彼此相中了,就先登记结婚,把女人接进门来,摆个酒席认认亲,之后再慢慢做孩子的工作。”

 

归来  (八) - 秋香怒放 - 妹妹的博客

 

“不行,这个主意不妥,这是藏着掖着的事吗?大家是要在一起过日子的,万一孩子不接受人家、冲着人家又哭又骂的,人哪受的了?即便是接进门来也留不住啊,人家哪里还找不到个男人,非要进这家门、受这份气?又不是在一起过了多少年,有感情、有牵挂,他们又没有共同的孩子,说个走人还不简单?一抬腿的事儿,你还能硬拖住人家啊?所以,最实际的,还是得先把咱家的孩子安抚好了。不过,大哥可以先去提亲,我们俩去劝说孩子们。两不耽误。”肖桂英说。

“你说得对,看来还真是我欠考虑了。我主要是怕大哥一含糊就耽误了。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万一错过了就不好再碰。”

“那得想周全了呀!”

“嘿嘿,可也是,我这不是替哥着急嘛!大哥,孩子们呢,今天中午让她们来我家吃饭,我先打打预防针。”

“别,她们昨天去姥姥家了,说是今天傍晚才能回来。”

“哦,那你快去提亲吧,别磨叽啥了!多说好听的,人家提啥条件咱都先许着。回头再慢慢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也别推辞,先来个缓兵之计,结婚后你们再协商解决,那时候啥都好商量了,嘿嘿。”新春说。

“死样儿,当初我就是这样被你骗进门的。”肖桂英乜斜着丈夫说。

“女人都得这么哄,后来发现上当也没几个悔婚的。往往还都庆幸自己“上了当”!嘿嘿,这叫策略!哥,快去,按我说的办!”

“好吧,那,那我就去了。”

 

 

傍晚,姥姥家。

舅妈特意早早做了晚饭,打发小姐妹吃了好回家,天晚了不安全,也冷。

姥姥把给耐寒小姐妹做好的棉衣、棉裤装进一个青布口袋里,扎结实,让耐寒在路上背着。

姥姥提着口袋将小姐妹送出门来,嘱咐路上不要打闹,趁着太阳没落山,紧着往家赶。送出胡同口,耐寒想接过口袋让姥姥回去,姥姥却不肯,继续提着口袋往前送。

 

送到村口,姥姥停下了脚步,拉住耐寒的一只手,脸色有些凝重地说:“耐寒啊,姥姥昨天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觉得你爸爸可能要……唉,怎么说呢?也许就只是个梦而已,我还梦见你妈了。”

“什么梦啊,姥姥?”

“算了,咱不信那些梦,梦就是心头的胡思乱想。不过,姥姥还是想嘱咐嘱咐你这件事,你得记住。”

耐寒抬起头:“姥姥,您说,什么事?”

“要是,要是你爸爸有机会……我是说,万一有女人愿意跟你爸、不嫌弃咱们这个家、也不嫌弃你们、愿意照顾你们的话,你千万别任性胡闹、横拦竖挡的,知道不?大人,也有大人的难处,你还小,很多事情,三言两语的姥姥也跟你说不清楚,总之你记住,即便是后妈也比没有妈的孩子强。”

“姥姥,姥爷去世后,您不也是一个人拉扯大了舅舅跟我妈?”

“对,就 因为我经历过这些,所以我才知道:一个人既要带孩子又要养家的日子,有多难、多苦,孩子要多遭多少罪,姥姥跟你爸爸不一样,俺们那个时代也不一样,姥姥是没法子,那个年代,家里的长辈家规严厉,容不得姥姥有自己的想法。”

“我主要是怕爸爸娶一个象小莲后妈那样的女人,耐梅还小,怕被那女人欺负。”

“唉,你听听,还没等进门呢,就先对人家有敌意,这要真成了一家人,关系还怎么处?人家过来是想跟你爸爸好好过日子的,不是来打骂孩子玩的,即便是亲妈,也不可能不打孩子呀?不听话就得打,大人管孩子都是为了孩子能成人。你都多大了?你已经12了,即使你爸娶了女人过来,头两年她顾及面子,还不好意思对你怎样。再过两年你就14岁了,她还敢再欺负你们?当然,你们也不能故意为难人家,那样就等于是故意为难你爸爸,让你爸爸难做人,知道不?”

“姥姥,或许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后妈进门来,咱们用不着提前担心这些事啊?!”耐寒提醒姥姥。

“嗯,说得也是,象咱们家这种情况,哪个女人会犯糊涂进这个家!这种缘分本身也不好碰,姥姥的意思是:万一那么凑巧真就碰上了,别再被你们小姐俩给搅黄了,那样可就苦了你爸爸喽!”

“姥姥,您怎么能这样啊?我还以为您会帮我们呢?我不要后妈!坚决不要!”耐梅跺着脚大叫。

“好了,耐梅,我在跟你姐姐讲话,你还小,许多事情,你还不懂。快赶路吧。”

耐寒接过姥姥手中的口袋:“姥姥,我记住您的话了。您快回去吧。我们走了。”

姥姥站在土坡上,两只手交叠在胸前,喃喃自语:“唉,奇怪了,怎么就做了这样一个梦呢?……”一边自语,一边望着外孙女的背影,直到小姐妹俩的身影逐渐远去,姥姥才转身返回——

 

是的

许多事情

我们还不懂

只知道自己的恐惧、自己的伤痛

从来不曾想过

疼爱我们的父母

也会有自己的苦衷

在我们地心目中

他们是那么强大

在我们的心目中

他们无所不能

其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脆弱

每个灵魂

都需要一份

被人关怀地安宁

寂寞 孤独的夜里

谁都希望有个人

能够真心真意地

倾听自己的

心声——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