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归来 (七)  

2011-11-17 10:2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姥姥家的“闲话”

     姥姥是个“半大脚”的老太太,缠脚缠到一半,当下就开始呼吁‘妇女解放’,而且,这口号喊得日渐高亢、激烈!一些进步人士在乡镇、集市上公开演讲;宣传缠脚对女子所造成的的伤害与不便——大街小巷也贴满各种颜色的标语:“倡导妇女解放,停止迫害,严禁妇女缠脚!”

开明的父母闻听风声,就趁机悄悄地把脚给她放开,让自然生长。但由于前期缠过、受过伤,跟正常人的脚还是有些区别,所以,耐寒的姥姥既非小脚、又非自然的大脚,算是个半大脚的老太太。

  姥姥从36所守寡,独自一人拉扯起一双儿女,儿子赵明华,女儿赵凤娇,本以为一双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自己可以安享晚年了,不料女儿却……

  好在,这是个坚强的老太太,一生经历过许多事,丈夫去世后,自己独撑门户,已经尝遍了人世沧桑,凡事也都能看得开了。现在只是非常牵挂惦记自己的两个外孙女,这么小的年纪就没了亲娘……这件事情真是越想越让人心酸、心疼。自从女儿去世后,老人家几乎是夜不成眠,经常半夜里起来,披衣裳坐在床上发呆,流泪。

 

归来  (七) - 秋香怒放 - 妹妹的博客

 

  每到星期六或者星期天,老太太就满怀期盼地站在村口张望,她希望耐寒和耐梅姐妹俩能来,平时攒点稀罕地吃食,都是留给这俩孩子的。比方去赶集买咸菜、扯鞋布,就从里面拿出几毛钱来给孩子买俩苹果;比方村里有人娶媳妇,往人群里撒火烧、撒糖,她也不顾自己是老太太的身份,跟小孩子们去抢,抢来之后自己舍不得吃,也不给孙子、孙女吃,而是悄悄塞进床头厨的被子里,单等耐寒她们姐妹过来,犒劳犒劳这俩孩子。

  耐寒、耐梅远远地就看见,姥姥正领着舅舅家的那对双胞胎兄妹,站在村口的土坡上等她们。舅舅家的那对小兄妹与耐梅同岁,只是生日比耐梅小两月。

  耐梅看见姥姥,忍不住飞快地奔跑起来:“姥姥”——

  耐寒一边叮嘱着妹妹不要摔倒,也跟在妹妹身后小跑起来——

  

  姥姥一手拉着耐寒,一手拉着耐梅:“这次怎么隔这么长时间才来?不是让你舅舅给你们捎信要你们来,是不是这个星期也来不了呀?这俩小没良心的,准是把姥姥给忘了。嗯?上两个星期干什么去了?”

  “上个星期帮爸爸打绳子了,我扶木瓜。上上个星期嘛,是洗衣服,妹妹的、我的、还有爸爸的,好大一盆呢。”耐寒说。

  “我在一旁看姐姐、爸爸他们打绳子,也帮姐姐洗衣服,姐姐洗完了,我可以唰呢!嘻嘻。”耐梅调皮地说。

  姥姥感到鼻子一阵发酸,象这么大的孩子,还都是娘怀里宝贝呢,可自己的这俩外孙女,却已经承担了生活的沉重:“是呀,我们耐寒还会帮爸爸打绳子了?扶木瓜是个技术活儿,走快了绳子松,走慢了绳子就太紧,也不好用。你真的行?”姥姥极力笑着问。

  “不信你问我爸爸,我都12了,戏里不是唱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

  “好,姥姥信。咱们耐寒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三岁就能认识一百个字了。走,咱们快回家,你舅舅买了鱼,知道俺耐寒爱吃鱼,还特地赶集买了鱼,你舅妈在家炖呢。”

  “有没有说让舅舅多放点儿盐?”

  “这个不用特意嘱咐,你舅舅跟你舅妈也都爱吃咸呢,耐寒随你舅舅,口味重。”

“姥姥,给,点心。这是爸爸给你买的。”耐寒把点心递给姥姥。

“家里正闹亏空呢,你妈看病欠下银行那么多地钱,还买这些做啥?姥姥身板好,又没病没灾的的!”

  “给我给我!”表弟赵小雷不等奶奶做出反应,抢先一步扑上来,夺了一包。

  “我也要!”小表妹赵小雨也夺过去一包。

  兄妹俩夺到手里就要撕开,掏里面的点心吃。

  “干啥呢你们?”姥姥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和蔼可亲。

  俩孩子不敢再争夺,乖乖松了手,把点心交给奶奶。

“真是把你们给惯坏了,都是你妈给惯的,一点规矩都不懂。这是你姑父买来孝敬奶奶的。奶奶要给你们吃,你们就接着,不给,就乖乖一边看着,哪能上来就抢啊?眼里还有长辈吗?你看看你们耐梅姐,她跟你们同岁,在大人面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乖乖顺顺地,再怎么好吃的东西,大人不给,也不敢要,你们倒好,居然还动抢的了。”

 

  进了门,耐寒与耐梅高声喊着:“舅舅,舅妈!”

 “来了啊!”细细瘦瘦的舅妈从厨房里笑着迎出来,腰里扎着围裙,手里举着擀面杖。

 “嗯,舅妈在干吗?”耐梅问。

 “你舅舅知道你们今天来,要我烙饼给你们吃。你们先上屋等着,一会就好。”

 “舅舅呢?”耐寒问。

 “哦,刚才还在呢,大概出去抱柴禾了,炖鱼呢。”

 姥姥冲孩子们招了招手:“过来过来,咱们屋里等着来。对了,小雨呀,去告诉你妈一声,油饼里别放葱花,你耐寒姐不吃葱花。”

“哦”。小雨应了一声跑进厨房。

“妈,奶奶说不让你放葱花。”

“哦,知道了。”

 

  晚饭吃的很融洽,气氛也很温馨,舅舅不时地为两个孩子夹鱼肉。

  

  晚上,小雷和小雨也非要在奶奶这屋里睡,一来是图热闹、可以跟耐寒姐妹俩嬉笑打闹。二来,也是惦记那两包点心。

  姥姥把其中地一包点心打开,里面正好有八块,四个孩子每人两块。姥姥笑了:“哎呀,这下正好,你们呐,一人两块,不多不少,也省得打架了,来,咱们分点心!不过,丑话说头里,另一包可就不分了哈,这可是我留下自己吃的。”

  齐唰唰伸出六只小手。

  姥姥觉得不够数:“怎么少了两只手啊?应该八只小手才对啊!”

  耐寒盖着被子,依偎在墙角,扭捏着:“我不要,我都长大了。这是给姥姥吃的,如果分,那就给弟弟妹妹们吃吧!”

  “这哪儿行啊?在姥姥眼里你多大也是孩子,再说了,没见正好是八块呀?你要不吃,剩下的两块怎么分啊?这不得打起来呀!”姥姥逗趣地说。

  “那就姥姥吃嘛,本来也是给姥姥买的,姥姥都尝没尝,怎么能全分给我们。”

        “我那不留了一包嘛,我是瞅着这俩小馋猫不在地时候吃,有我吃的时候,啊!来,拿着。姥姥活到这个岁数,什么没吃过呀。”

 

吹灭了灯,孩子们却依旧不肯睡,缠着奶奶讲了会儿故事,方兴未艾又开始闲拉呱,孩子们各自播报白天从外面看到、或者听到的新闻。

  小雨趴在被窝头上:“奶奶,今天上午我们班的小莲又被后妈打了,打得很厉害,但她受伤的地方别人看不见。所以连她爸爸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

  “是吗?那你怎么就看见了?”姥姥问。

  “是上厕所的时候看见的,在小莲的大腿根那儿,被后妈拧得紫黑紫黑的,嗯,有我的拳头这么大一块呢!她后妈说,拧这个地方,没人知道,小莲不好意思给别人看,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出疼。”

“这个作孽的娘们,她自己也有孩子,怎么就这么没人性!这么小的孩子能犯什么天理难容的大错?她就这么作践孩子,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啊!唉,这还真应了那句话:孩子的后娘,云彩里的太阳——毒啊!”姥姥痛心地说。

耐寒与耐梅胆战心惊地沉默着,不敢继续问。

 “奶奶,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小雷也爬起来,煞有介事地说。

 “吆,还‘问题?’呀 ?刚上了一年学,就学会‘提问题’了?你说说看,想起什么问题来了?”

 “奶奶,我姑姑死了,我姑父会不会给我耐寒姐姐娶后妈?姑父娶的后妈,会不会象小莲的后妈那样坏?”

 “你瞎说,才不会,我爸爸是不会给我娶后妈的,我妈妈刚死的时候,爸爸曾跟我们说过:永远都不会给我们娶后妈!”耐梅一下从被窝里爬出来,跪在炕上愤怒地大嚷!继而放声大哭——

小雨与小雷知道自己惹了祸,说了最不该说的话,赶紧乖乖闭了嘴巴,缩进自己的被窝里。姥姥心疼地把耐梅拉进自己的怀里,抚摩着孩子的头安慰着:“不要听她们胡说,好孩子,咱们不会的,有姥姥在,谁也不敢欺负我们耐梅,姥姥在呢……”

耐寒什么也没问,也没说,而是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将头埋进被子里,任泪水无声地流淌——

 

  我只需要一点点温暖

  请别让我害怕

  命运已经夺去

  我的妈妈

  就请给我留下一个

  完整的爸爸

  我的要求并不多

  只希望

  每天看见

  熟悉的笑脸

  每天可以说说

  心里的真话

  请不要让我再受伤、

  更不要再挨打

  那样,会让我感觉

  在我自己的家里

  我却逐渐变成一个

  多余的娃娃——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