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7888

顺其自然

 
 
 

日志

 
 

第三次离婚的感觉  

2009-08-25 11:5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已经是第三次离婚了。

这次已经没有了感觉,没有了第一次去民政局的时候那么心如刀绞;也没有了第二次去民政局时的悲哀绝望,这一次,什么感觉都没有。儿子牵着我的手,我随着他上下车,大脑里没有太多关于‘离婚就是永别’的概念。

与上两次不同的是——这次儿子并没有反对,之前给激烈争吵的我们当裁判。最后的裁决结果是:“你们这样整天的吵架,其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要觉得不合适,就干脆离婚吧!”我们都被噎住了,谁也不再说话。

他爸爸问儿子:“你知道我们要离婚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我儿子答:“解脱!”

言尽于此,再也没有了继续维持的借口和理由。

于是,一家人达成一致协议——离婚!

儿子说要陪同我们去‘认认路’。那就去认认路吧。

在汽车上,儿子一直在手机玩游戏,我则闭上眼睛筹划自己的‘生存之道’。我不知道离婚以后,要靠什么生活,该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来养活自己呢。按说。自食其力应该不难吧?毕竟还年轻。假如是50岁才觉得婚姻不能继续维持的话,那才是最惨了!但是,房子呢?我必须先要为自己租一间房子的,还有,也要添置一些日用品,事无巨细都要亲自打理了。或许已经习惯了生活上‘不用操心’的日子,一时之间要改变这种状态,还真的有些惶恐。没有老公可以依靠,也没有儿子陪伴在身边。经济失去来源......

从此以后每一分、每一厘都要靠自己来挣。儿子要跟随他爸爸的,因为他爸爸坚持要儿子。

也好。

真要给我,目前这种状态我还真养活不了呢。等将来自己能够在真正养活自己了、自立了,再去养活儿子吧。

而他,则饶有兴致地在看车前面电视屏幕上的小品,不时的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我在从心里暗暗地冷笑的‘哼’了一声......

我的前面是一位没有占到座位的姑娘,20多岁的年纪,身材很苗条。姑娘扶着椅子靠背站在那里,也在看电视上的小品、也在笑。我忽然产生了一种联想:离婚以后,老公会不会也找一位这么年轻的姑娘?也这么小巧、苗条?结婚之后,每天回家,就用这只曾经楼过我的胳膊去搂着这‘小腰’;然后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嗑瓜子,或打情骂俏?想到这里,心莫名地被刺痛了一下。

是的,他还年轻,比我还小两岁。长的也挺帅气,男人本来就比女人衰老的慢——加上最近很注重仪表修饰、维持身材,所以身材挺拔俊朗;比刚结婚时少了些稚嫩轻狂,多了份稳重与沧桑,这便更显得富成熟的魅力。这种年纪、凭着这份成熟的魅惑,要是再婚,迷惑个把小姑娘的成功几率也是蛮大的呢。

“妈。你在想什么?你放心,即使离婚了,你也是我妈。只是我们不住在一起而已。”儿子看我的脸色不太好,停下正在进行的游戏过来安慰我。

我摇了摇头:“没想什么,乖,你玩你的吧,妈只是有些困,想眯盹一会儿呢。”

内心里,深感欣慰,儿子真的是长大了,很懂事,很乖。以前我们吵架,儿子是一向站在爸爸那边的,因为爸爸挣钱、爸爸会给他买许多好吃的。所以儿子一向看着爸爸的脸色行事。只要我与他爸爸起冲突,儿子就立刻‘知恩图报’的挡在他爸爸的前面。

现在不同了。因为儿子知道了,妈妈没能够出去挣钱完全是为了照顾他,并且也是受控于他爸爸本身。就拿这次的吵架原因来说——就是两个招聘电话引发的。

本来想,儿子可以照顾自己了,已经上三年级了嘛。也征求了儿子本人的意见,想去找份工作,对自己也是一种锻炼。于是就试探性地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求职信息。结果;早上就接到了两个招聘电话,要我去面试。老公一听打电话过来的是男的,就立刻火冒三丈,把手机摔碎了——

于是,战争爆发!

以前也如此,只要我能老实的呆在家里就好,一听要去找工作,就会以离婚相要挟。可是他似乎忘记了我也是一个人,也需要有自己的思想、空间和朋友!自食其力也是最起码的、建立平等的、被人尊重的条件之一呀。

他是开夜班车的。回来之后倒头便睡。醒来之后,‘精心梳洗’一番又走了。

儿子呢,要么霸着电视不放,要么去上学。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三天五天还可以把之当作是享‘清闲’,但日子一久,却怎么也体验不到‘享受’的感觉了。

倒是可以上网,最初还是满新鲜的,但那毕竟是虚幻的、不实际的,缺乏真实感。不管是什么样的‘知己‘都看不见、也摸不着——

“哎,我说:离婚之后。 咱们吃一顿饭吧。最后的午餐了,怎么样?”他问我。

我说:“好的,我也是最后一次享受这种‘吃饭不用自己花钱’的待遇了。一定会仔细体验的。”

他说:“走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嘛。是不用‘我’买单了,但自然还有其他‘愿意为你买单的人’嘛!比如——你的下一任老公?”

我:“可也是。”

儿子说:“不用这么夸张吧?又不是‘死别’。在一起吃饭的机会还是会有的,因为是‘生离嘛’,只要都活在这个世界上,大家说不定还会坐在一起的。”

有时候,我真怀疑我的儿子只有9周岁!

9周岁的孩子居然能说出那么精练老道、深谙世故的话来?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下车之后,已经快中午了。怕民政局的人下班,他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民政局——

民政局的二楼右拐弯的第二个门便是管办理离婚的。

我们已经来了两次,所以很是熟悉‘这条路线’。

工作人员有四个,看我们一家三口径直走进来,不明来意。起身问话:“干什么的?”

我跟老公一起答:“离婚的”。

那三个女办事员,一起惊讶的抬起头来。她们不相信这看起来十分美满的一家三口,竟然来这里主动要求“解体”。

我儿子很悠闲地坐上了一把椅子,环顾四周十分失望的说:“天啊,我还以为管离婚的地方是多么富丽堂皇呢,原来是这么个破地方!”

几个女办事员面面相觑,大概觉得我儿子有点‘弱智’吧——这是什么火候呀?他居然还挑剔离婚办理处的装潢不够气派!

男办事员见我们是有备而来,只得过来:“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都带来了吗?”

“带来了。”我们答。

“哦”办事员有些踌躇的皱了一下眉头。

“那么,还有介绍信呢?有出生地址单位负责人的介绍信才可以,还有结婚证,也要到你所在地的计划生育办公室去盖章。还有户口本上的章也不对,也应该有派出所的章......”

我问:“上一次来的时候,不是说不用单位介绍信的吗?计生办的章要凭离婚证人家才给盖呢。”

旁边的一个女办事员补充说:“哦,这个制度变了,是从3月28下达的。必须要单位的介绍信和计生办的盖章,你们先回去办理吧!”

只得出来。

他说:“已经中午了,要不咱们先去吃饭?之后再回家办理那些?”

我:“先给我200块钱吧!”

他:“干什么用?”

我说,我要买个旅行箱。整理自己的衣物。

他就给我200,之后又觉得不情愿:“按说,这个钱不应该给你了,给你等于扔了。”

我说:“是呀,一念之差,足可以让你后悔莫及。吃进嘴里的,你休要指望我会吐出来!好在,你也没多少机会损失这样的钱财了。就当帮朋友了,对不?”

终于选择了一家餐馆。

店面不大,但很干净,而且还有两间雅座。

儿子要吃刷羊肉,于是,就点了刷羊肉。说实在的,我一点胃口也没有,但因为是最后的午餐,也不想扫儿子的兴。便乖乖地坐在了那里,沉默着。他在发短信,大概是告知他的‘亲朋密友’将要离婚的消息吧。或者要让他的地下情人提前兴奋起来——预送点‘曙光’。

我也想告知父母,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不想给父母预支烦恼。走一步说一步吧。最好等我离婚完了之后,实现自己的‘独立计划’以后,再告诉父母,会更好一些,免得他们太担心。

他问我:“要喝酒么?”

我说不用:不要担心我的情绪,我并不需要‘借酒浇愁’;更没有不愉快;我很平静、也很麻木。

他说:“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那样想,我的意思恰相反,你应该跟我举杯庆祝吧?你一定在偷着乐呢。你将要开始新生活了,未来充满希望啊!”

我说:“不要颠倒黑白,我没有‘婚姻备胎’,所以也不需要偷着乐。你别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了。倒是你,还是再换一把剃须刀吧。每天出门前都要用,已经不够锋利了。记得出门前要修饰的一丝不苟,哈。”

儿子头也不抬地玩着游戏、似乎说闲话一样地插了一句:“爸爸每天出去——都会把自己弄得‘一丝不挂.’......

本来这种场合,是没心情笑的,可偏偏儿子语出惊人——

不知不觉,两斤羊肉已即将吃完,盘子里只剩下一些蔬菜。他打发儿子再去要斤羊肉片儿来,而店家说已经没有现成的片儿了,不过,还有大块的羊肉,可以现切,让我们稍微等一会儿。

他对我说:“那就再等一会吧,坐一会少一会了,以后还不知道你身边坐的是谁呢,对不?”

我说,也是。十年都熬过来了,还在乎多等这一会儿吗?只是我已经吃饱了,你要觉得不饱,请继续用。

儿子立刻跑到前庭,对老板娘喊:“店家请刀下留羊!我们已经吃饱了!”

 又回到了这个家——结婚时的家。很大的院子。最初,这个院子里还有很多棵枣树。记得;结婚那天是腊月十八。那天上午一直下着雪,刮着刺骨的北风,直到雪停了,一刮风还从枣树上落雪花呢。天是阴沉着脸的;现在想起来,大概那时候——老天也不赞成我们的婚姻吧?

事先没有通知,也没有电话,无缘无故的突然回来了。

所以,婆婆见到我们很诧异。

问我们怎么突然的就回来了。我说;我们是回来开介绍信的——

而他却说是回来‘审驾照’。

之后他急忙把我拉进屋里;警告我:不许说回来离婚。

我反诘:你还想隐瞒着吗?这可不象你一贯的作风,你这个人很喜欢把事情闹大,制造新闻,我们之间一闹点小矛盾,你就会立刻告诉你的父母以及哥哥嫂子,联合起来批判我的不是;今天为什么不让说?我是个诚实的人,我不想撒谎。何况,也没有必要撒谎了。

他一脸地莫名其妙:“离婚?谁说要离婚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问:那我们回来是干什么的?

他说:“是回来审驾照的呀,你跟孩子非要跟着回来看看,说是想家了,不是吗?”

天!

我已经没有精力开玩笑了。真的,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开玩笑的。何必这样折腾呢?每一次在决定离婚之前,我都会踌躇很久,反来复去的考虑,绝对不是一时的冲动!我们的性格差异太大了。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本来早就该分手了,只因为孩子小,才维持到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拖了,毕竟年龄也不小了,早点分手,也好为各自的将来早做打算!你总说是我束缚了你——才导致你不能飞黄腾达;聪明才智也不得以充分发挥。假如这样过一辈子,你不觉得亏么?你在压制我的同时,自己也感到很压抑,何苦呢?彼此放手。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龙游哦,你何必困在我这小河沟里?我也不想再被你关在笼子里了。这样放手不是很好么?长痛不如短痛哦——

他低着头,抿着嘴:“那今天的涮羊肉怎么算?”

什么?

今天的刷羊肉是我请‘我老婆吃’的,你不能‘白吃了我的刷羊肉’却不做我的老婆了。这样‘赔本’的买卖我是不做的。

老天!

那好,那我挣钱了也回请你一顿好吧?我现在没钱回请。更何况,你请客的时候是以‘最后的午餐’为前提的,那时候,我依然是你的老婆。所以就不要‘讹人’了。再不然,以后我挣钱了再加倍请你几顿?

他无赖地说:“以后?以后还不知道你要跟你哪个哥哥去‘浪迹天涯’呢,我到哪里去找你啊,要请就今天。我不赊帐。”

你别再闹腾了!我恼了。

咱们赶紧去开介绍信吧,我自己去开,人家根本不给开。所以咱就赶紧走吧!我们的婚姻,内容;早就已经腐烂了,只是在维持一个光洁的表面,迟早是要烂到外面来的,何必等到那一天呢?那样就不好看了。还会相互指责、埋怨的。我们的婚姻就象一个癌症患者,不管怎么努力、怎么挽救。癌细胞迟早要扩散、患者迟早要死亡的。既然这样,何必费心去延续他的痛苦呢?更何况,直觉告诉我——你心里早已经另有其人。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知道,你一定有人了。夫妻之间不需要证据,直觉就是证据。你的行为反常就是证据!还辩解什么呀?所以,了结了吧。别再拖延了。

他不回答我的话,只殷勤的过来给我按摩肩膀。

我把他的一只手打掉,他就把另一只手拿上来——

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我强硬起来他就嬉皮笑脸,百般殷勤,一旦我软下心来,跟他一心过日子了。他过不了几天就会原形毕露......

这次看来,他依然打算软缠到底了,依他的话说:“你是我好不容易才骗来的,我怎么能轻易的就放手呢?我想一直把你骗下去,直到你老了;我也老了,不能维持我的骗术为止”——

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反复无常的人,一松一紧地,我仿佛就是他手里的风筝,和玩偶,无论如何挣扎也逃不掉,反抗的力量都会被他摧毁。

——真要硬下心肠翻脸,说实话,我还也真做不到,因为毕竟夫妻10来年了,他与儿子已经成了我生活的全部——真要离开,还真不知道应该去往何处——

重新回到这个家,跟虚脱了一样,我倒头大睡,睡了一整天。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饭,殷勤地端到我跟前:“亲爱的起来吃饭吧,是我不好。以后我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的。请再给我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吧。咱也不要出去工作了,你就在家伺候我,然后我给你开工资——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伺候我的好处就是;当你老得不能做事了,我也不会让下岗失业,我给你办低保......”

我眼睛没睁,继续装睡。因为不想理会他的贫嘴。对于他的幽默,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也不再盲目地感动;我感觉太累了,什么话都不想说,也不想吃东西。

还是儿子现实;他拉起我的手说:“妈,离婚真好!”

我非常诧异;不由惊讶地睁开了眼睛: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儿子接下去说:“离婚还可以吃到涮羊肉呢。以后你们要是再去,我还跟着.......!”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